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 請相信我會到你身旁 維勇9-10

*平行世界設定

*OOC有

*22歲維克托X18歲勇利

*普通人維X花滑選手勇

*尤里與勇利同齡18歲競爭,兩人交情很好設定

*底線作為維克托夢境的分隔線

*建議閱讀搭配曲子:韋禮安-一個人 &YOI-Yuri on ice

*幼稚園文筆注意


9

勇利一口氣說完話後就像只被鬆氣的氣球,剛剛的氣勢也如洩氣一般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那位羞澀的大男孩,為了消除自身的尷尬,勇利拿起杯子朝自己口中灌入一大口的熱飲。


思念。維克托想起了先前看過的短節目內容,王子的努力尋找在自由滑裡得到了回應,找到『那個人』了。他想起在比賽場上勇利看到『那個人』閃閃發光的表情,在內心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冒出一股細微忌妒的情緒,真好呢!有人那麼深愛著他。

「……」

「能不能說說你的想法呢?」

「唔、我這是我從上個賽季就開始有的一個構想……」勇利慢慢的說著。


如同維克托在短節目裡所見的延伸,勇利自由滑中開始了尋找那個人的旅程。路途不能說是艱難,但也不算順遂,遠在異鄉他們終於又遇見了彼此,思念之人給了他道問題,讓王子給他答覆,若是正確答案的話便願意與其一起回去。問題並不困難,有相當多的解答,但不是所謂的正解。最後,王子說出了那個忠於內心的答案......

「我想從這次的表演帶給對方一個驚喜,雖然我不是這麼的擅長……」

「對方?」

「呃對。他是我滑冰的契機……呃、他是一個很棒的人!」明明腦內有許多形容的詞彙,到口中卻通通說不出來。

「那麼這首曲子就是指勇利喜歡的人了!對吧?」維克托毫不猶豫的說出自己腦內的理解。

噗!水果茶也毫不猶豫的從勇利口中噴了出來。

「咳!不咳!咳!你......什麼?不!」也不顧擦掉從口中嗆出的水與咳出力道過猛產生的生理性淚水,勇利的臉漲成大紅色,急忙解釋。但是看著眼前兩人一臉,不用說,我們都懂得表情,情急之下又咳得更加用力了。

「沒關係的,我們理解......」克里斯遞過了紙巾。

「勇利不用害羞喔!大家都有經驗的,像是我第一個女朋友......」維克托滔滔不絕的說著,開始了他從幼稚園就開始的豐富戀愛史。

無法打斷對方的長篇故事,又或者是被看穿得太明白,勇利燒紅了臉、頭頂邊冒煙邊否認:「不!我不是!我沒有!Stop!」



好幾張富含服裝設計的彩紙又被輕輕的推了回來,對上的只有那雙忐忑不安的眼睛,維克托不想計算這個推稿子的動作到底在他們彼此間到底做了多少次:「還是不喜歡?」

「嗯......嗯。」勇利的回應不大,但仍舊看得出他倔強的堅持。

「勇利腦內有沒有更具體一點的想法?」看著自己被退件的設計,維克托有點煩躁,他就著第一次見面時所知曉的故事與構想設計了很多適合勇利成為那個『王子』的服飾,但總是不對。

到底是哪裡錯了?銀髮的男人不死心,翻著紙張繼續詢問:「像是你那個思念的戀人之類......」

「哈?」卻沒想到得到居然是以往不同的,帶有些許憤怒的回應。

「......」

「嗯!啊......抱歉......」意識到自己失控的動作,勇利反應過來後慌張的急忙離開。


談話無疾而終,唯一留下的只有口頭約定再幾天後繼續到訪。

「你看看你,人家都生氣了。」克里斯收拾著桌上的用品,綠色的大眼睛撇過正坐在角落旋轉椅上的自家上司。

「我怎麼知道他會生氣......」維克托遮著眼睛說,不小心踩到大地雷讓他也有些懊惱。平時他可是不太會犯到這種錯誤的,或許他有那麼一點的想知道那個備受思念的人到底是誰?

「說不定人家就被你氣跑了。」

「不會的。」

「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


10

「下個月中是嗎?好的。那麼再見,克里斯。」維克托掛上與克里斯的電話,當另外一個工作順利進行時更襯托出與勇利合作案子的不順,他想起工作上勇利那下意識的回應所拉開距離感的話語,手上抓握牽繩的力道不由得更握緊了一些,而那套在馬卡欽身上的牽繩正強烈的引導著自己不專心散步的主人快點前往平常玩耍的海岸。


今天的天氣終於轉好放晴,連續好幾天沒能外出活動的貴賓犬興奮的一會向前狂奔一會圍著維克托的長腿繞著圈圈,不時朝天上的海鷗開心的搖尾兼汪汪幾聲。

「嘿!馬卡欽!好孩子,想跟我玩接球嗎?」維克托蹲下用雙手搓揉著馬卡欽嘴邊兩旁圓圓的腮幫子後掏出了包內大狗狗最最最喜歡的藍色橡膠軟球上下晃著,烏黑明亮的眼睛隨著軟球移動的方向四處看著、尾巴也顯現心情的快速晃動。直到牠再也忍不住想玩的慾望,馬卡欽站起撲到了維克托的懷裡,好在維克托有充足的力氣去接住牠,不然大型犬會直接將他撲倒在沙地上。

敵不過狗狗毛髮不斷的撒嬌狂蹭,維克托被癢的高舉手上的小球以防被馬卡欽一口咬走,但是大狗狗不斷向前蹦跳的力道還是讓他稍稍退後了好幾步,但橡膠小球一個沒抓好從手中滑落。

那顆小球咕嚕嚕的滾著,直到它停在一雙穿著稍微老舊的運動鞋前。維克托的目光從球的方向順著鞋子主人的筆直的長腿往上看去。


「啊。」維克托的喉嚨只能發出了個短短的單字,他看到了張自己昨天才見過的臉,而對方那雙漂亮紅褐色的眼眸也正向這裡看過來。


那是勝生勇利。


勇利彎腰撿起那顆藍色的小球,卻沒料到那隻毛茸茸的大狗狗下一秒往自己身上歡樂的衝了過來,瞬間天旋地轉的被撲倒在地上。

「!」馬卡欽兩隻前腳踏在男子的肚子上,勇利的臉頰被濕漉漉的舌頭舔的滿是口水,濕潤的狗鼻子正在自己身上東嗅嗅西嗅嗅聞著味道。

「好像......小維啊......」勇利看著這隻咖啡色的貴賓犬,這讓他想起還待在老家的等他回去活潑好動的小泰迪犬,但因自己身為運動員的緣故總是與牠聚少離多,看著大狗狗舔著自己的臉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牠可愛的大頭。

「啊啊啊馬卡欽!快下來!」維克托慌張的想讓自己的寵物從勇利的身上下來,不過一向不喜外人的馬卡欽卻少見的粘著勇利不放,拱著勇利的手想讓對方陪自己一起玩。

「......維克托?」看清來人後,勇利也有點訝異。

「抱歉,勇利。」

聽到道歉後勇利抬起頭,不知道維克托說的是指現在還是前幾天發生的那件事。

「不……我才是……抱歉。」

「......」

「......」

「勇利。你想跟馬卡欽玩丟球嗎?」


勇利接回馬卡欽叼回來藍色小球,雖然上頭充滿了溼答答的口水,但他又忍不住揉了幾下貴賓犬的毛髮與稱讚幾句。他不知道怎麼打破這個尷尬的僵局,只能埋頭和這隻大狗狗一直不斷地玩著你丟我撿。

「嘿,勇利你知道嗎?我也有一個很思念的對象。」維克托慢慢的說了起來,他的雙眼看著遠方的大海,眼神卻沒有聚焦的陷入回憶裡:「其實我已經不記得第一次和他見面是什麼時候,,每次見面的時間也都不一定,但我很想他......」

「能和我說說關於他的事嗎?」

「當然可以。」回想起那個人,維克托笑了出來:「他是個很敏感固執的人,有時不太自信......」

勇利轉頭看著正興致勃勃說著對方個性的維克托,在陽光的照射下那頭銀髮被照射的閃爍光芒,襯在那張帥氣的臉上更顯的幸福洋溢。

「但他卻是我看過最溫柔的人了,我想全世界可沒人能比得過他。」


維克托真的很喜歡那個人,勇利想。他回想起自己在小小的練習場地上感受到的感覺,和對方在一起滑冰時真的非常的快樂,或許他只是寂寞了,在於經歷各式各樣的大小賽事後陷入孤軍奮戰的孤獨。連回想起夢中引領自己滑冰的孩子也是因為如此,或許他是需要有人在像那個孩子一樣再次伸出手帶著他繼續前行。他不知道該怎麼歸類他的思念,不同於維克托所思念的『那個人』,這讓他總覺得自己的『思念』過於虛幻渺茫,連他自己都不明白,這讓他腦內陷入了混亂的迴圈裡。


「勇利。你能讓我知道有關你的『思念』嗎?」

「嗯?」勇利把球往遠方用力丟了出去,一同衝出去的還有過度興奮的馬卡欽,他看著前方的海景思索片刻說,他盡力想把這件事情說的輕鬆一些,但手心還是冒出了些汗:「……其實那個人是我小時候一位一起玩的朋友。」

「是嗎?」維克托凝視眼前的大海,他不想做的太過帶給勇利太多的壓力。
「不過......我們也只玩過一次而已。」

「WOW......那他一定是讓你印象深刻的人。」

「是啊,他是的。」

「我第一次滑冰是跟他一起滑的。」當勇利說起那人的時候,眼睛充滿著光芒:「他是一個很相信我、引導著我的人。」

「那他一定滑的不錯。」

「不,他滑的差勁透了。」勇利笑起來,他說著他們兩人如何摔得四腳朝天、如何前行、後退......等等:「我想,我是很思念他的。」

「是嗎。」


咬回了球的馬卡欽撲了回來,充滿沙子的腳掌隨著牠的動作讓兩人的衣服都多出了好幾個黑黑的印子。

「哇!馬卡欽你怎麼弄的那麼髒?」維克托大叫,這已經超出了牠平常玩鬧的骯髒範圍,巨大的貴賓狗整個身子充滿著細沙與泥濘,原先好摸捲翹的毛髮糾纏在一起,漂亮的鬃毛也被染上了黑黑灰灰的色彩,而大狗狗則是毫不在意地吐著舌頭,眼睛閃亮亮的想繼續玩。

「抱歉,勇利。我想我得快帶著馬卡欽回洗澡。」維克托扣上了牽繩,一臉抱歉地指著一臉什麼要回家了?震驚表情的寵物:「牠太髒了。」

「我理解。」勇利不怕髒彎腰揉了揉馬卡欽的頭,摸了一把後手上也沾滿了微濕的泥沙。

「勇利喜歡馬卡欽的話,你可以來找牠玩。牠會很歡迎你的。」

「好。」


勇利的微笑淺淺的,卻是一瞬間讓維克托看花了眼。真好看......他想,好似他曾經一如往常所想的。


真好看。

评论(2)
热度(15)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