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 請相信我會到你身旁 維勇11

*平行世界設定

*OOC有

*22歲維克托X18歲勇利

*普通人維X花滑選手勇

*尤里與勇利同齡18歲競爭,兩人交情很好設定

*底線作為維克托夢境的分隔線

*建議閱讀搭配曲子:韋禮安-一個人 &YOI-Yuri on ice

*幼稚園文筆注意


本來想一起更12章,今晚拚看看,沒有就算了_(:3」ㄥ)_

感謝閱讀

---------------------------------------------------------------------------

既然不是王子,到底誰最能表達思念?


維克托又重新設計了一次服裝,這次他從那個備受思念的人上下了手。原先很多屬於王子的華麗設計通通被修改殆盡,力求最簡單的線條與樣式,在色彩的搭配上也比原本的簡潔了許多,雖說是簡潔,卻是在布料上下足了功夫。特別在活動的幾個角度與光線剛好折射上服裝會顯現不同的顏色與暗紋。


一位正想找尋什麼的旅人。


克里斯看完後給了這麼一道評語,除此之外他便再沒多說。

勇利確實是位尋找思念的旅者,他的思念貫穿著他所以的滑冰的生涯,或許是沒人能比得過他。維克托想起在海邊的談話,他覺得自己好像可以想像到勇利穿起這身衣服後在冰上滑行的軌跡,但這套服裝顛覆了在大家在短曲所認為的王子形象,大概所有人都會大吃一驚吧?


思索至此,想到待會勇利看見設計的臉龐,一向喜歡帶給人驚喜與驚豔的維克托滿意的點點頭,而後卻是打了幾個大大的哈欠,幾天耗時耗腦的工作讓他精神上開始止不住的勞累。他朝嘴裡灌了幾杯濃醇的黑咖啡後,眼皮卻還是累的直直往下掉。

最近的維克托總沒睡好,往往是雙眼一黑就倒在床上(或是其他任何地方)這麼的昏死過去,雖說都是一覺無夢,在睡眠時宛如身上綁了許多沉沉的重塊般疲倦,醒後那從身體裡從內而外湧出的疲憊感卻還是狠烈的朝他的身上反撲。或許他真的年紀大了,維克托乾乾的笑著,已經不能像是從前年輕那樣為了工作一連熬夜個四五天還能提起精神的四處奔波了......


看見整個人硬挺著身體卻仍邁向恍惚出神的自家老闆,克里斯把他推進了無人的休息室裡,朝他懷裡塞了顆枕頭與毯子:「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選擇在僅剩的時間快速休息一下,畢竟我可不會一邊打哈欠一邊面對客人。」

克里斯的話堵的他啞口無言,他確實該好好休息了,在休息還是繼續打起精神的短暫交戰後,維克托在皮製沙發上選擇了個最舒適的姿勢,睡了下去。



他們穿梭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兩旁的攤販正熱烈地吆喝吸引如同沙丁魚般擁擠的人潮,周圍食物的香氣四溢,深深吸引著路過的來者。與身旁一臉興高采烈的人們不同,兩人彼此的表情多了份尷尬與不知如何是好。

「我很抱歉......」維克托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的視線停留在對方身上穿的上衣上頭,而上頭有一塊顯眼的深色污漬。

手中握住的紙杯裡早已沒有任何飲料,這實在是太過剛好,為了閃避從前放不看路向前衝過來的孩子,維克托只能側身一旁偏去,卻沒想到因為擁擠的關係腳步一個沒踩穩差點跌倒,身旁的那人趕緊的扶助了他,但手上早已冷掉的咖啡也因此不小心潑到了那人的身上,而又那麼的剛好,是件白色的毛衣。

「不......沒關係的,幸好飲料不燙。回去再清理就好了。」那人扯出微笑說,雖然快速使用紙巾把大部分的飲料給吸了出來,大塊的污漬卻還是顯眼的烙在上頭,抬頭看著維克托露出了一臉天要塌下來的表情,趕快出聲安慰道:「而且維克托的衣服也沾到了,得快擦乾淨才行呢。」

「●●我再買一件新的給你吧?」維克托也不管自己的衣服變得如何悽慘,他掏出手上的信用卡,打算拉著那個人去最近的專櫃重新買一件新的。

「不!停!維克托!」那個人紅著臉趕緊抓住維克托,死拖活拖的才讓眼前的俄羅斯男人行動稍微緩了下來。

「我餓了。」那個人說著,把維克托牽往一旁的小攤販,他指著香氣四溢的烤肉捲餅說:「你說那個很好吃對吧?」



「午安,勇利你來啦。」克里斯見到推門進來的來人說。

「午安,克里斯。」

「喔我們的設計師正在房間裡睡覺。」克里斯手上抱著一疊紙張,他抬了抬下巴朝緊閉的那扇門向勇利示意:「能不能請王子幫我喚醒沉睡中的睡美人呢?」


當勇利推門進去的時候,房間裏頭一片黑暗,只能藉著門外的光線勉強看清維克托的輪廓。而維克托彷彿實在太累了,他的口中低聲喃喃著斷斷續續的夢話。

「維克托?」勇利輕喚,對方皺著眉頭感覺不太舒服。讓他不知道該不該伸手搖醒眼前的人。

「......」維克托依舊低聲喃喃著,宛如在回應勇利的呼喚般,口中吐出了短短的單詞:「勇利......」

「!?」這聲夢話使勇利嚇了一跳,他以為維克托已經醒了,仔細一看卻發現那人緊閉著雙眼,這讓他的臉不由的紅了起來,只能繼續叫著對方的名字與伸手搖醒他:「維、維克托,醒醒。」


「喝!」當維克托一睜開眼,勇利放大的臉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或許是沒睡醒。他下意識的脫口說著:「勇利,你願不願意讓我請你吃頓飯呢?」


评论
热度(11)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