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 請相信我會到你身旁 維勇12

*平行世界設定

*OOC有

*22歲維克托X18歲勇利

*普通人維X花滑選手勇

*尤里與勇利同齡18歲競爭,兩人交情很好設定

*底線作為維克托夢境的分隔線

*建議閱讀搭配曲子:韋禮安-一個人 &YOI-Yuri on ice

*幼稚園文筆注意


感謝閱讀

-------------------------------------------------------------------------

維克托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衝著勇利脫口提出邀約。既使清醒已久,他仍舊頭痛欲裂,身體的不適讓他完全記不清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夢境。他半扶著額頭揉著太陽穴想減緩疼痛,即使已經稍作休息身體沉重的感覺卻還是延續地襲來。


「勇利不喜歡這次的設計嗎?」維克托笑著問,他注意到對方的耳朵泛著一圈的紅暈,眼神也不同以往的飄忽不定。

「嗯?啊啊......不是,我很喜歡。」勇利挑起了其中一張稿紙細看,服裝上頭的暗紋是使用雪的結晶去延伸設計的,許是唯一一張冷色調的設計,這套服裝在裏頭也顯得特別突出。

與先前的設計都完全不一樣了,勇利想,但他確實是滿意這次的構思的,他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看到先前的設計總讓感到有些的彆扭,好似長曲與服裝是完全兜不起來的兩個關係:「我想選這張。」

他們又討論了其他幾個關於服裝與裝飾品的小細節後,終於把服裝給敲定了下來。


維克托想不到勇利會突然尷尬的閃躲著自己,他只是重新在辦公室裡提了提剛剛的邀約,沒想到對方的反應卻出乎意料的生疏與抗拒。

他看著默默走出門外離開的勇利,向自家員工表示自己身體不適需要休息後,也不顧後頭克里斯驚訝的呼喊,推開門逕自給自己放了半天假。

「勇利,我們走吧。」他追上前攬住了勇利的肩膀,把人帶往了反方向

「欸!?維克托?你怎麼......?」勇利被後頭的動作嚇的震了一下身子,而後被銀髮男人突然拉近的距離搞得不知所措,這實在是太近了......

「我們去吃飯吧。」


前往維克托所想餐廳的行動路線絕對稱得上是一場角力,尤其當你想帶領的人默默與你想呈其他方向或是不願配合而你只能默默的手上發勁加重力道前進的時候,但又必須保持一貫優雅不能夠粗魯拖著人走,那確實不怎麼算的上是個愉快的旅程。

但最終的角力誰都沒贏,在雙方的僵持下,兩人走著走著就到了個大型的街頭市集裡(也有可能是被人潮給擠著進去的)。

他們陷入了沉默,維克托買了兩杯咖啡,試圖打破安靜,卻只得到了勇利複雜的眼神與簡短到不能再短的道謝。


「有沒有想吃什麼呢?」維克托問著勇利,他轉頭看向旁邊的正在製作烤肉捲餅的小攤販,他用握著手上的咖啡的手指了指,伸手摸索著錢包打算購買:「那很好吃喔。」

「嘿!快閃開!」前方有人大吼著,伴隨著人們的驚叫與咒罵聲與分出來的一條通道,幾個小夥子騎著單車快速穿越著人群向前急急駛來。

維克托腦內閃過把這幾個青少年抓起來打一頓的想法,但在身旁有人的狀況下,他側了身往一旁偏去,除了想閃避那些莽撞的青少年外還想用自身身體藉此擋住勇利以免受到波及,卻沒想到腳下卻一個踩空往後倒去。

「維克托小心!」那個人大喊,一把抓住維克托的手往自己方向一扯,緊緊的抱住了他。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維克托腦袋一陣空白,電流竄過身體的感覺讓他腦袋一個機靈,腦內泛出了熟悉的既視感,就這一切的行動好似他早就已碰過一次。維克托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動著,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伸出手回抱住勇利,他低下頭看著勇利的臉,對方也如他一樣被自己的反射動作愣在原地,他的鼻尖聞到了勇利身上好聞的肥皂香氣,以及濃濃的咖啡香......等等,咖啡香?維克托定睛一看,自己手上的咖啡杯裏頭早已空無一物,而勇利的身上早已被淋濕一片。


顯眼的咖啡污漬就像惡劣嘲笑維克托的愚蠢般沾染在了那件相同的白色的毛衣上頭。就好像是......


......咦?


评论
热度(15)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