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維勇短篇 我不好吃

*採用自己原DC jaydick文的原創AU設定

*私設多

*血族維X隱族勇


昨天深夜睡不著一直想起這個一直很喜歡的AU腦洞就這麼出來了

打著打著才發現自己對於血族的設定沒有細想,大概之後會自己補全它

篇名是亂想的,如果有想到會再更正

感謝你們的閱讀

---------------------------------------------------------------------


「勇利……別過去那……」優子打著牙顫,用盡力氣發出細微的氣音:「回去吧……」

風聲夾雜著嘻笑與哀嚎刺入他們三人的耳朵,空氣裡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三個孩子看著燈火通明、熱鬧非凡的前方,知曉這是什麼地方後,小小的身體本能的發出著劇烈的抖動。

「嗚不、不行……小維還在那個地方……」名為勇利的小隱族咬緊牙關堅定的說,但恐怖的氣息早已讓他嚇得眼淚直掉。他的連結精靈小維從今早起就斷了與他的聯繫,偷偷夥同青梅竹馬們循著僅存的聯繫終於找到了這裡。


血族盛宴的營地。


沒有任何人會在血族狂歡時去拜訪他們的盛宴,包括強大的隱族也不能,此刻的血族太過癲狂,殺戮是他們在此時唯一的行動方式。

勇利多想直接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到族裏並使用自己的翅膀把自己包裹起來,如果還能讓爸爸媽媽或是其他長輩們幫自己把心裡蔓延出來的害怕情緒吃掉那是更好不過。

他的連結精靈就在危險的前方,從出生起一直沒斷過的透明紐帶像是被人硬是扯斷,這實在讓他不怎麼好受。或許小心一點不被血族發現就能找到小維快去快回了……思索至此,小小的步伐又像前方靠近了些。

「勇利!不!」優子嚇的呼喊,卻被一旁的豪抓住了身體。


轟!


爆炸的氣流瞬間把他們震了開來,勇利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才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沒想到退後到一半,卻與個結實的胸膛撞個正著。

「嘿,小傢伙你從哪裡來的?」充滿誘惑的嗓音從身後傳來,伴隨來的是由內而外止不住的恐懼與顫慄。

銀色的翅膀輕輕的扇著,與隨意束起的長髮在月光的照射下被鍍上了一層溫和的光暈,宛如精靈般的臉蛋充滿好奇,藍色的眼眸直直盯著眼前小小的勇利,身後的尾巴則是暴露主人的心情不停搖晃。帶有唇珠的雙唇微微開啟讓這人的美麗更艷上三分,既使有著如此強烈蠱惑著人心的容貌,仍舊無法遮掩著眼前這人是個兇殘的血族。

糟了!從對方的迷惑中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碰到了最不該碰的,勇利急急的張開自己的翅膀想逃跑,卻被那人用抓小雞的姿態伸手扣住了自己的兩隻翅膀。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喔!小傢伙~」

「不!嗚......你、放開......」其實捏住翅膀的力道並不大,但任何了解隱族的人都會知道,那是強大又脆弱的逆鱗,從翅膀上傳來的酥麻與酸痛和著心理害怕的感覺揉和在一起,勇利一下子受不住壓力,豆大的眼淚從眼眶裡潰堤,口中也傳出了帶有鼻音的尖叫:「我從嗚......東、東邊的森林來的......」

「怎麼搞得我好像在欺負你一樣?」血族的青少年放開了手,到底是哪家的混蛋家長帶小朋友來到這裡的?就算是見習血族盛宴不適合那麼小的孩子來吧?尤其現今越來越不節制的狂歡還可能誤傷了珍貴稀少的幼崽。

「嗨!我叫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你叫甚麼名子?」沒有考慮過自己屬於未成年一員的維克托想到了剛剛荒唐玩鬧的大爆炸,又看看因為爆炸驚嚇已經開始啼哭起來的勇利,覺得自己有必要把孩子還回去:「你迷路了嗎?我帶你去找你的父母吧?」


他們一直在盛宴的周圍的上空來回的飛繞著,勇利掙脫不開維克托的懷抱,同時害怕自己下一秒就會變成血族的儲備糧與祭品,只能漲紅著臉一直重複著同一句話:「不、不用了!維克托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怎麼可以呢?勇利。」維克托輕鬆閃過迎面飛來的人類斷肢,順手遮住了勇利的雙眼,低聲的嘟囔了幾句真髒、不要亂玩食物啊的低語,在巨大的樹幹上稍作歇息。


「咦?勇利你不把尾巴從褲子裡伸出來嗎?」維克托盯著勇利發出了疑問,而他也把問題直接採取成為行動,俐落的就把勇利轉過身並拉下褲子:「我來幫你弄出來吧。」

卻沒想到映入眼裡的只有細白粉嫩的小屁股。

「嗯?」尾巴呢?維克托左看右看還是沒有發現後,疑惑的捏了捏那可愛的渾圓。嗯......手感不錯。

「你幹什麼!」勇利窘迫的做出個一點都不可怕的威嚇,急躁又羞愧的他使勁力氣想掙脫維克托的手,腦海裡回想著族裡大人們總是耳向他們提面命卑鄙的血族喜歡把生物玩弄致死在食用的種種告誡,他也要被吃掉了嗎?不要!一想到這裡,短小的四肢便激動的掙扎起來,張嘴對著又向前伸來的手指用力地咬了下去。

維克托並沒有感受自己所想像的痛處,勇利所咬的力氣一點都不大,反而可以說是溫柔的像是舔舐。指尖麻癢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想笑,但內心的情感卻像是被攔截一般,心中所有的情緒忽然蕩然無存,就像只剩一個破洞的軀殼,裏頭盈滿的一切隨著漏洞消逝一空。


突如其來的反應讓維克托措手不及,遲鈍一秒後這才驚覺面前的小傢伙不是同族的可能性,他輕輕的拉開對方輕薄通透的黑色翅膀,微弱的光芒從內層通紅的絨毛淺淺透出來,整合了所有自己認知的知識後,這才尷尬的張開口:「勇利你是......」

「隱族!」

小小的紅棕光點從遠方快速竄入勇利的手中,仔細一看是隻小小的、如犬狀般的精靈。

「小維!」勇利大喊,頓時摟緊了手心。

「維克托,看你找到了甚麼好東西!」隨著光點聚集過來的血族們一一靠近,看著勇利的眼神彷彿發現了新玩具般驚喜,有些還毫不掩飾的表現出想直接生吞活剝的慾望,平時只有人類可以玩弄娛樂的孩子們對於與自身身形相仿、能力互相匹敵的種族總是充滿著更多好奇,但低調的隱族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更別說是碰見了:「把他拿出來玩玩吧!」

維克托感覺得自己的衣服被用力扯緊,懷中的勇利縮成一團地發抖,他輕拍著小孩的背脊安慰著,看向其他血族的眼神越顯殺意,他瞇起了雙眼笑道:「這可不行,我和勇利約好要送他回家的。」

「帶他回家?長年跟雅科夫長老在外遊蕩遊到傻了嗎?別說笑了,維克托。誰會在意食物有沒有家?」帶頭的小血族嗤笑一聲,握緊的拳頭發出咖咖咖的響聲,張開了早已發展完全的翅膀,對於維克托懷裡的勇利事在必得:「反正他都要死了。」

「果然給卡夫卡長老教導的都是些愚夫呢。這麼明顯的暗示都聽不清楚?」維克托重新展開了美麗的笑顏,嘴裡說著對於同族的不屑。

維克托抱起勇利輕聲在他的耳邊說了句:「一點也不痛的,勇利。」在勇利還沒理解維克托到底要做什麼的時候,維克托鼻尖緩緩蹭過勇利的頸脖,在稚嫩的皮膚上舔舐了一口,用最小的力道咬了下去。

「嗚啊......」再被咬下去的那一刻,勇利猶如被電流竄過,身體內的血液急速往脖子匯出,而從外部回流的卻是一股難以形容的熱麻,只能乖順的服趴下來任人擺弄。

溫熱的鮮血灌入了口腔,維克托從沒飲過如此美味滑順的口感,勇利的滋味讓他沉醉其中,若不是尚有一絲理性存在,或許他就要貪婪地把勇利的鮮血盡數吸乾。伸出舌頭戀戀不捨的在兩個小小的牙洞上留戀徘徊,鮮血不再從洞口湧出,而是慢慢的轉化為一個漂亮的印紋。

銀白色的腦袋抬起頭,眼神轉動宛若流光,配上了沾染鮮血的嘴唇,顯出了妖異艷麗的恐怖感:「勇利是我的獵物。」


巨大的威壓朝血族們的頭頂壟罩下來,強大的壓力讓他們喘不過氣,幾個實力不夠的小血族還因此腿軟的虛倒撲通一聲的坐在地上,看著銀色的血族張開著銳利的翅膀呈現攻擊姿態後,才感到害怕的落荒而逃,臨走前還不忘逞強留下一句:「下次就給你好看。」的話語。

「雅科夫說的沒錯,果然卡夫卡門下的都是一群廢物呢。」維克托迅速的收起姿態,笑著看著懷裡的勇利,沒想到才一對上眼,勇利便哇一聲哭了出來,這讓維克托嚇了一跳:「勇利?又怎麼啦?我已經把壞人趕跑了。」

「我、我一點都不好吃......嗚.....」勇利耳畔迴盪著維克托說的那句自己是他的獵物,完了再也見不到父母與大家、也不能偷偷跑去鎮上再偷吃喜歡的炸豬排丼了,他就要死了,他要被維克托殘忍吃掉了:「別吃我.....嗚嗚......」

摟著孩子的維克托覺得好氣又好笑,小勇利怎麼能夠這麼可愛呢?看著抽抽噎噎的哭臉頓時起了壞心故意露出尖尖的犬齒說道:「這可不行呢!我可要把你養得像小豬那樣胖再慢慢吃掉的。」

「不要!」勇利看著銳利的牙齒,哭聲更顯宏亮。連維克托趕緊重新安撫哄騙了許久都沒能停下來,最後只能帶著淚痕哭睡過去。


維克托偷偷戳了戳勇利柔軟的臉頰,這個小隱族實在太有趣了,或許留著彼此連結的紋路也不是件壞事,他想。

遠方傳來了許多往此匯集的細碎聲響,大概是來找勇利的隱族們。突然覺得有些捨不得讓勇利離開呢......但他現在還敵不過那麼多隱族的攻擊。維克托有點留戀的親了親勇利的臉頰:「再見啦勇利,你得乖乖長大等著我去吃掉你喔。」


评论(16)
热度(71)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