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维勇 预告犯 01

給自己的小號轉個,使用了自己比較擅長的節奏和構思,因為劇情關係,考慮過後這篇文就放在這裡了,請大家也確定自己能接受之後再點開看,如果不喜歡可以點掉我之後的推存

感謝閱讀

沙威瑪小胖餐車:

*R18 不是开车的那种R18 谢谢

*随兴的自娱产物,考虑到内容可能含有争议,之后会删除整批文章

*尸体/血腥描写有

*角色死亡有(但不是CP死亡)

*逻辑可能有bug

*一切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伤害为犯罪行为,请勿模仿


「我将会带走一颗心脏。」


这算什么?预告犯?还是纯粹的无聊人士的恶作剧?警探维克托瞪着手中捏着的信纸,里头用着报纸剪下来的字所排列的内容更让他确信这个寄件者大概脑子里有毛病。灌入口腔的黑咖啡没能带引他脱离脑中混乱的咒骂,搞什么啊?他已经足够忙碌了,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时间来昭显自己不甘寂寞的存在感?处里连续杀人的案件让维克托已经在警局里待了快有两个月了,连他自己都快觉得这个地方是他的第二居所,他有点怀念自家聪明的贵宾犬、洁白柔软的大床,当然还有败于他的软硬兼施最近终于同意和他同居的害羞爱人……,一切明明都应该这么的完美的,应该。


「从远方就听到你在破口大骂啦!维克托。」木门被轻轻地敲了两声,伴随而来的是他朝思暮想的声音。

「勇利!」维克托张开大手拥抱住有着一张娃娃脸的日本法医,也不顾对方呼喊着我身上都是福马林味道不好闻的低语,迳自把头埋入了名为胜生勇利肩颈处,嗅着属于恋人的味道,寻求这几天缺少的安慰。

「好啦,我的大警探。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啦?」勇利伸手抚上他的背脊问,他其实是明知故问,但他想让维克托亲口发洩出来好受些。

「今早东区有一个人死了,你也知道的……这已经是两个月里第五个人了。」维克托闷闷地抱怨,他回忆起那个杀人犯的犯案手法。刚刚才吃下进胃里的布林饼开始在里头翻腾起来,喔老天,这实在是太过变态了,那个倒楣悲惨的中年男人呈现个雀跃舞动的姿态,脸上带着张嘴开心大笑着死去,如果不算他的身体被剖成两半篓空姿态倒弔在半空中的话,他深吸一口气接着说:「这次还少了鼻子。」

「喔……」勇利想着维克托所形容的场景,既使他是历练多年的法医也觉得这种死法太过骇人,他着闭上眼睛并微微颤抖:「……难怪刚刚送进来的是一次两包验尸袋。」

「我今天依旧要加班了。」如果让我抓到犯人我会狠狠用棒球棍把他痛殴一顿来补偿连续无法放假的痛苦,维克托在心里默念。

「真巧,我也是。」勇利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至少我们可以在凌晨一起在工作中分享一杯香浓的热可可了。」

「Wow~太好了,亲爱的。」在享受完恋人的亲吻后,维克托就像充饱能量精神起来:「不过,我想马卡钦又要在尤里奥家多待一阵了。」

「那我们可得好好补偿他。」

「谁?你说马卡钦吗?」

「维克托,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又拖拖拉拉吃了一阵愉快的豆腐之后,维克托终于依依不舍的送走了恋人。而他的目光又回到了那张安静躺在桌上的犯罪预告信上,他虽然与勇利提了今早发现的受害者状况,却没有提到这封信件,是牢牢握在受害者手上的。但这让他心生奇怪,按理说这封信件出现的时间点也太晚了些,如果那个杀人犯从一开始就想制造恐慌的话,不可能杀到中途才开开心心的留下:我下次要取一颗心脏的呦!的宣言才是。难道是心血来潮?还是另有目的?

维克托突然觉得自己宛如无头苍蝇一样毫无头绪,最后只能焦躁地搔搔头。变态的想法不是他一个正直的警探能够猜的透的。他尝试换位思考想稍微了解加害人的动机……思考了约莫三十分钟,在他脑中早已被困意与愤怒侵蚀前终于停了下来。得了吧!天才会晓得!

「嘿!维克托,今晚去喝一杯吗?看你大概陷入了困境。」克里斯敲了敲窗,向里头探头道:「我想放松是个好选项。」

「我现在忙到可没有那个美国时间跟你去那种地方『放松』。」维克托把手轻轻摀住胸口,并且把右手高举在克里斯面前摇晃,无名指上头有一枚金闪闪的戒指:「而且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在单身面前秀恩爱是犯法的,你这混蛋真该好好重新背诵一下法律条例!」克里斯挑了眉毛,浓浓的嫌弃显现在脸上:「我可是有原则的好吗?我才不愿意跟已婚人士去泡吧。这次可是工作!县民俩人可是约在夜店里碰头!」

「你是指Triple Lutz和Triple Loop兄妹?」既然是那对兄妹出马,那可是相当重要的线报了……维克托思索着,他看了看毫无进展并推叠成山的案子在心中衡量,马上就下了决定:「那行,但我必须在一点前回来。我跟勇利约好要一起喝热可可。」

「行行行,会在这时间前回来让你跟你的小男友约会的。」克里斯摆摆手,他一点都不想被这个家夥闪瞎,离开前低声有点忿忿不平地说:「你真该体会一把我的感觉。」

「我听到了!」维克托大叫:「但这对我太困难了,克里斯。」

「去死吧,维克托。」


*

吵杂的电子音乐涵盖着整个夜店,舞池里面充满着放纵自我尽情舞动的年轻男女,身体贴着身体彼此慰借着寻求快感,舞台上跳着钢管舞的舞者们做出了几个煽情的高难度动作,顿时把夜店的气氛炒上了最高点。

「我说你这样在夜店里带着墨镜实在太蠢了!」克里斯大声说着,他看着一旁带着墨镜自以为低调的维克托,在昏暗的夜店里带墨镜?又不是瞎,这样反而更显高调。

「什么?我没听见?」维克托也大声回应着他,拨放的音乐太过大声导致他只看着克里斯的嘴一开一合却听不见声音:「再大声点!」

「我说!你这样!实在!蠢!透!了!」克里斯用力揪着维克托的耳朵用尽全力大吼,但他不确定对方到底有没有听见:「如果你要低调找线索!给我拔掉这个该死的墨镜!立刻!」


「你说我们是不是吵到他们两人啦?米奇。」

「我不知道,萨菈。或许我们可以去一旁先喝杯饮料再回来?」

不知何时入座的义裔兄妹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并讨论了起来,妹妹带着看好戏、好奇的神情对着眼前互抓差点打起来的维克托与克里斯,而另外一旁的哥哥却是凶狠的瞪着附近蠢蠢欲动的男士们。

「咳……你们什么时候到的?」维克托清了清喉咙问。

「你们互相抱起来之前!」兄妹俩异口同声回应。

「……」太惨了,和维克托抱再一起!这传出去绝对会被警局里当作三个月的笑话。克里斯急忙地转移话题:「感谢你们的到来,但我想问问到这里是谁的品味?」

「我的!我早就想来这里看看了!」萨菈的眼睛闪烁着,对于整个夜店的所有都充满兴奋。

「要不是萨菈坚持,我才不肯带她到这里呢!」米凯莱则有些气恼的说着,果然往身旁靠近的男人们都不可以信任。

「……好吧,至少这里吵杂,不用太担心被有心人士听到。」维克托觉得有点心累,自我安慰后直奔了这次会面的主题:「我听说你们拿到了这次杀人案件线索?」

「是的……。」一到了正事,兄妹俩收起刚刚玩闹的神色无比的认真起来,米凯莱意有所指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但大警探你们也知道的……老规矩。」

「当然。」不用维克托多说,一旁的克里斯早已拿出了一封塞的鼓鼓的信封交了出去。待对方快速清算后:「那么,我们可以直奔重点了吗?」

萨菈盈盈一笑,毫不保留的从涂着正红色口红的唇瓣微笑着说:「听说最近他想的下手对象是对美丽的绿眼睛,不论男女。」

「在哪里听到的?」克里斯问。

「这可不能说,我们还是有职业道德的。」米凯莱说着:「但是最近那个人可不能走太远。」

一听到了关键让维克托眼神放出了光,不跑太远!也就是说能够锁定的范围缩小了近好几倍!如果能因此捉到犯人,那可是件大事!不理会眼前两人惊喜的神情,萨菈亦有所指的接着说。

「受伤的孩子可不会愿意离开充满安全感的家。」


维克托赶回去的时候正好一点,挂在墙上的大钟当的一声响着。他还没来的及整理自己被风吹的凌乱的头发与因为奔跑而不整的衣服,身旁就传来了勇利的声音。

「维克托,你去哪了?我刚在办公室里没看见你。」手里捧着热腾腾的饮料,勇利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看着冲进来气喘吁吁的维克托。

「喔,嗨。亲爱的。」维克托迎了上去想拥抱他:「我和克里斯一起出了趟外勤。」

却没想到拥抱扑了个空,勇利在闻到大衣身上浓重的菸酒味与细细的香水味道后皱起眉,轻啜了一口饮料:「去了哪里?」

「呃……哈哈,去了旧街区那里。」想起刚刚去的地方,维克托不忍有些尴尬,如果让勇利知道应该会直接上演现场验尸的动作了。他直接改口说去了那个人龙混杂的贫名窟。

「是嘛。」勇利眉头早已拧成了川字,那可不是个好地方,在他的内心泛起了股生气的情绪:「以后别这么晚去,太危险了。」

「都听你的,亲爱的。」维克托从后抱住了心爱之人,让对方温暖的热度传导到自己寒冷的身上:「都听你的。」


*

犯罪心理分析师披集摇着手上分析的报告,虽然上头简易到不能再简易的图划实在让人感觉这份报告不够谨慎。

「我大概分析了一下。」他转手用手指滑了台小型iPad,上头各城区的地图密密麻麻的映在上头,最后又在简易地图那个自己涂有几个小仓鼠的涂鸦上指了指:「杀人犯在这两个月的五起犯案地点分别是下城区的三起与东城区和南城区的各一起。」

「而被害者的死法也都各不相同。杀人犯每次带走的器官都不太一样,也无法在失去的器官中找到相关的连结,感觉犯人是随兴而为。一开始我认为犯人从事的是器官贩卖,因为前一两具尸体的死法都是俐落的扭断了颈骨。但是非常奇怪的是从第三起开始……」勇利接着说,他指着投影片上五张图片,他吞了吞口水:「……犯人开始喜欢凌虐尸体。」

「就着维克托警长带来的消息来说,下一起的案件犯人不会离开熟悉的住所太远。」看着会议中所有人都因为尸体的图片到抽了一口气,批集继续说着:「既然犯人从未进到需要审核的上阶富人区犯案,或许能够大胆推算……或许犯人是旧街区的人。我想我们该朝这个地方着手调查。」

毕竟这算是安全合理的推断,位于贫民窟的下街区里头的住民,里头充斥着许多奇奇怪怪各式各样的疯子,某天突然会做出什么都不是让人太出乎意料的事情。

「那这样我们就必须要分析一下在下城区的犯案地点。」披集按下下张投影片,上头显示出下街区的地图:「三个地点分别为,罗斯路区、达利区与波罗各区,其中……罗斯路区与波罗各区又更加地接近。我想我们可以在缩小范围至包含亚拉区的这三个区域……」

披集的话还没说完,外头的季光弘急急忙忙地推开会议室的门,冲了进来:「报、报告!上城的富人区……富人区发现了新的一具尸体!」


评论
热度(46)
  1. 胖麵包(ゝ∀・)b沙威瑪小胖餐車 转载了此文字
    給自己的小號轉個,因為劇情關係,考慮過後這篇文就放在這裡了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