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 維勇/勇維無差 結

「鞋帶繫不夠緊喔。」

教導花式滑冰的老師在他面前蹲下,抽開了冰鞋上微微歪斜的結,小心翼翼的把勾在鞋鈎上帶子一一拆解下來,「來,我們敲兩下。」
小小的維克托依言伸出腳跟在地上咚咚的敲著,直到鞋子完全貼合了腳部線條才停下,孩子的力氣總是無法讓堅硬的鞋子與鞋帶乖乖聽話,白嫩的小手因為使盡了力氣泛起了一條條的紅痕,大大的雙手俐落的引領著細長的帶子交叉起舞。直至最後,老師抬起頭看著眼前美麗的孩子,「維洽,你願意來把最後這個蝴蝶結完成嗎?」
「好!」輕輕抓出小小的圓圈,另一條黑色的繩子繞過了圓圈從小小的縫隙穿過,最後向上拉緊,但一個不小心,黑色的結被打成了左右不一的形狀。
「啊,好醜的蝴蝶結……」
「沒關係的。」老師伸手抽鬆了點繩結,並握住了維克托的雙手,重新帶著他打了一次,最後終於蛻變成可以拍起對稱的翅膀的美麗蝴蝶,「看,這樣就變漂亮了!是不是?」
調整好鞋子後讓小維克托舒服了很多,至少他再也不會無故在冰上跌倒,而那小小的蝴蝶也隨著他學會越來越多的滑冰動作與跳躍,一同在冰面翩翩飛舞。
小維克托喜歡自己繫的結,雖然每次要打出完美的蝴蝶結都要耗費他許多的時間,但不否認的是,他其實最喜歡解開蝴蝶結的那一瞬間,散開那一刻就猶如就像各種跳躍般,躍起華麗的動作後卻輕輕鬆鬆的啪一聲,完美的在冰面上落冰,一樣讓他或是讓比賽上的所有人充滿驚喜。

繩結拉起、再繫緊,最後再鬆開。

這個動作已經無法數清到底做過多少次,小小的結把他大半的人生與花式滑冰牢牢地綁在一起,從一個稚嫩的孩子到成為冰上的帝王,結串起了他與他人交織的邂逅,有時候他會跟著凌亂纏雜的線一起和人瘋狂、有時卻會抽出屬於他的線冷冷地離開,就像他最常做的那樣。

線結拉起、再繫緊,最後再鬆開。

偶爾維克托會碰到對方不甘心的呼喊或叫囂,但他並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只是很簡單的,讓彼此回歸到兩條再不相交的平行線罷了。
直到那個乘載了他Live與Love的蝴蝶結被勇利一把狠狠的單向解開,「讓一切在這裡結束吧。」像是一把鋒利的大剪刀,喀擦一聲地從中剪斷了它,被迫折翼無法支撐的半隻蝴蝶就此跌落,脆弱的摔碎在地。
綁住兩人的維繫驟然停止,原本的角力出現了結果,他們一人拉著線繩的一頭,互相拉扯,扯著一端想把彼此的距離拉得更近一點,卻又要小心別把滑順的活結給扯開,而最後是那個驕傲的皇帝後倒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他失敗了嗎?
是的,他並沒有成功,就像那個第一次上滑冰課的那個小小維克托一樣,他總是綁不好簡單的蝴蝶結。

線繩孤單的臥躺在寒冷的冰面上,而這次,好像再也沒有溫暖的手,陪他重新一次把結打好了。

「禿子,你到底在幹什麼啊?」屬於少年的大吼在耳邊響起。
「如果維克托在此放棄的話,我會有點為難呢。」低沉沙啞的嗓音有點莫可奈何地說著。
「我會全力支援你的愛喔!」愛的傳教士捧著心說。
「這樣我就超前維克托去結婚啦!」狂妄的口氣合著動作,再他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戒指。
「維克托……」
「維克托……」
「維克托……」
從四處匯集湧現的線群簇擁著他,宛如記憶中的那雙大手,推著兩人一步一步地前進,直到走到了思念已久之人的面前。
「維克托。」
「勇利。」
他們又一次的互相交會在一起,就像最初那個簡單的步驟一樣,拉圈、繞圈、在穿過小洞,合力拉起兩個大大的耳朵,最後,再成為了那漂亮的黑蝶,又一次牢牢地把彼此綁得緊緊的。

*
「維克托,鞋帶鬆了喔。」勇利笑著蹲了下來,想替維克托重新繫好那黑色冰鞋上鬆開的蝴蝶結。
「真的呢。」
他跟著彎下腰,把手指伸進正在幫他繫鞋帶的手縫中,溫熱的十指緊緊扣著對方的手隨著動作,一同完成了漂亮的蝴蝶結。

細細的結被拉起、再繫緊,但最後,再也不會在輕易的鬆開了。

fin.


鹹魚用噗浪上練手寫的短篇詐個屍,謝謝lof上的各位太太還一直的關注我

评论
热度(18)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