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以歌為名2

*短打練習

*有喜歡的歌就寫文

*歡迎推薦歌曲

*歌曲:ツギハギスタッカート/とあ--初音ミ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BonWq0_s

*勝生勇利與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兩人談戀愛/日常相處無差系列

*此篇偏維勇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喔!」


咚。

彷彿有人重重的敲了聲鋼琴的低音鍵,心情也像是琴音一樣墜入了谷底。勝生勇利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在茶水間前停下腳步,裏頭是一群人正包圍堵問著有沒有喜歡的對象是他的上司兼童年玩伴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噓!這是個秘密喔!」勁爆的回答又再引起一波起鬨的詢問潮,周圍的女同事一臉扼腕可惜的表情,男同事則是一致的表示好奇,到底是哪位受到上天眷顧的幸運兒可以得到被溫柔帥氣的維克托愛慕?銀髮的男子把食指比到嘴唇上:「他很害羞,我也正在追求他。」

啪!

懸吊著內心的那條琴弦像是被那人的話硬生生的扯斷,勇利放下放在門把上的手,這時的他只能緊緊握住手中的水杯。只是他沒有發現,他的手早已開始不可控制的微微地顫抖。


是誰?從來沒有聽他說過。原來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勇利胡思亂想著,腦內的思緒慌亂地成了一鍋糨糊。

「勇......勇利前輩?你還好嗎?」小南看著平常仰慕的前輩正渾渾噩噩坐在食堂座椅上,手上的筷子上下抬動卻好像沒有發現其實根本沒有夾到碗中的炸豬排。

「?......喔不......我沒什麼。」發現後輩一臉擔心的神情後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事情的勝生勇利窘迫的低頭扒了扒飯。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啦......前輩?」小南看著對方碗中完全沒有削減的炸豬排蓋飯,太反常了......該不會是今天食堂的廚師把糖當作鹽巴放在炸豬排上使用吧?

「謝謝你小南,不過我真的沒事。我只是想著剛剛的工作還沒有整理完......」他話還沒說完,一旁的椅子突然地被人拉開坐了下來。

維克托靠了上來語氣有些撒嬌的說:「我才想說勇利你跑去了哪裡,怎麼來食堂不叫我?」

「我只是想早點吃完後回去把剛剛的資料整理完,所以就自己來了。」勇利說著說著便收拾了自己桌上的碗筷,他快速托著托盤起身轉頭和兩人說:「我吃飽了,你們繼續吃。」

想著對方碗裡根本吃不到三分之二的食物又看到對方急匆匆離開背影。果然今天的炸豬排蓋飯好像真的很難吃啊,小南想。


維克托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勇利開始躲著他,他理了理思緒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卻完全想不到任何理由。

一旁的棕色貴賓狗輕輕跳上了床,窩在他攤平的雙腿上正好讓他有個免費的抱墊。

「你覺得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呢?馬卡欽?」維克托揉著愛犬的大頭,喃喃的問著:「我做了什麼讓勇利討厭的事情了嗎?」

「汪!」只得到一聲馬卡欽的響亮的吠叫和搖尾後維克托想了想,拿起丟在床上手機開始敲著。

叮咚!叮咚!

窩在棉被中翻來覆去的勇利聽到手機訊息提示聲後慢慢的摸索著床頭的手機,黑暗中唯一發光的手機屏幕傳來了維克托的信息。


『勇利』

『你睡著了嗎?』

勇利趴在枕頭上,思索一會後輕輕敲著文字鍵盤。

『不』

『還沒有』

維克托看見小小的已讀後有些擔心。幸好對方馬上就回了訊息,讓他鬆了口氣。

『最近勇利都很忙呢』

『我都找不到什麼時間和你好好的說話』

勇利覺得他彷彿可以聽到對方富含委屈抱怨的聲音。強烈的螢幕光他揉了揉眼睛。

『我明明記得今天有跟你說了很久的話』

這則訊息讓維克托努了努嘴,他稍微喬了喬動作。

『你明明知道我想說的不是公事,勇利』

看到訊息後,勇利抬在手機上的指頭停了下來,複雜的感覺爬上心頭,這讓他覺得有點難過。他想打些什麼話打哈哈的圓過去,卻發現自己的手指並不受控制。

滴滴答答。

叮咚叮咚。

鍵盤敲擊聲與訊息提示聲響充斥在兩人的房內。

雙方都緊握著手機看著,怕是錯過彼此的訊息。

『我想...你應該去陪陪你喜歡的人』

維克托看見這段文字的時候整個人跳了起來,馬卡欽嚇了一跳,也被突如其來的動作滾下了床。


『?』

『我喜歡的人?』

『你是怎麼知道的?』

勇利閉了閉眼,聽著訊息提示聲對方急急地傳來三則訊息。

『在茶水間』

『我聽到你和大家說你有喜歡的人了』

『所以你應去多陪陪那個女孩』

敲完文字後手有點顫抖地按下傳送鍵。看著對方再也沒有回應的頁面,已讀的字樣跳在訊息旁邊,讓勇利感覺有點刺眼。

勇利翻身後把手覆蓋到自己的臉上擋住自己的眼睛,想學鴕鳥一樣看不見螢幕上的文字或許自己就不會那麼的難受,但內心仍舊泛出了強烈的酸澀感。看吧!他所喜歡的人一定也相當優秀,而自己不過只是一個隨處可見的公司小職員,這感情不過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


就這樣維持原本的關係吧?

只有友誼的感情。

他轉身抱住一旁早已經扭曲成堆的棉被,把自己的頭深深的埋在裏頭。失戀與忌妒交織的感覺讓他的眼睛泛起了模糊視線的眼淚,卻被在滑出眼眶前就被棉被吸收得一乾二淨。

別再喜歡維克托了。

乾脆放棄喜歡他吧。

想到此刻,勇利還是發出了難受的哽咽聲。對於從小就喜歡了維克托那麼久的他,要他『放棄』還是對他太過於殘忍。


覺得很寂寞呢......勇利想。

----------------------------------------------------------------------------

Bad End啦!哇哈哈哈 (੭ु´ ᐜ `)੭ु⁾⁾驚不驚喜~開不開心~

好啦,其實原因是覺得這首歌結局如果停在這裡我也挺喜歡的

但是我也想要個Happy End!

請繼續看下去(੭ु´ ᐜ `)੭ु⁾⁾



一夜難眠,勇利疲憊的拖著沉重的身體套上皮鞋,失眠了一個晚上的他覺得自己的身體的抗議就像被汽車狠狠輾過一樣的痛苦。

該不該向公司請假?......他摸了摸自己明顯的黑眼圈想著。卻還是如往常轉動門把準備出門。

「!」

「勇利!」一打開門就看到巨大的黑影向自己撲來,那人張開了大手把自己用力圈在懷裡。


是維克托。


「維......!維克托?」勇利被突如其來的擁抱給嚇了一跳:「你怎麼來了?」

「勇利......」維克托和雙眼下同樣和他掛著厚重的黑眼圈:「勇利你說我該陪陪我喜歡的人對吧?」

「......嗯。」再次聽到喜歡的人說出這句話,勇利心裡默默又開始刺痛起來。

「可是我喜歡的那人一點都不給我機會,我該怎麼辦?」英俊的臉可憐兮兮的聳了下來,寂寞的眼神就像隻被遺棄的大狗狗。

「怎麼會有人不給你機會呢?」勇利努力擠出一個友好的微笑,他不知道他的表情大概比哭還要糟:「你那麼好,怎麼有人會拒絕你呢?」

維克托把環抱住勇利雙手箍的更緊,他把自己的頭埋進了對方頸脖中悶悶地說:「那個人現在就在我面前,可是他拒絕了我......我該拿他怎麼辦?勇利。」

「......!等等......維克托你?」突如其來的訊息灌入到腦內,勇利只覺得自己的大腦碰的一聲炸開了巨大的煙花。

「我喜歡的那個人他實在是太害羞了,但我一點都不敢太過熱烈的追求他。我怕把又一次把我的小豬豬給嚇跑到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維克托與勇利對視,淡藍的瞳孔映著對方的臉龐:「可是我的小豬豬卻不相信我的愛。」

「所以我必須向他好好的證明我的愛才行呢!」不等勇利回話,維克托執起對方的手,他舔了舔乾燥的嘴唇緊張的看著眼前的黑髮男子:「勇利。勝生勇利......請問你願不願意,與我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以結婚為前提......在一起?」......看見勇利低下了頭,維克托瞬間煞白了臉。而在他的眼淚奪出眼眶前他聽到了一句。


「好。我願意。」


============================================

好了,這次真的Happy End了(੭ु´ ᐜ `)੭ु⁾⁾

我好喜歡笨蛋情侶,希望你們也喜歡

雖然我想用這個系列來嘗試日更看看,但是我又覺得我好像幹不了這麼厲害的事情,所以請讓我用這邊自爽的吶喊一下(੭ु´ ᐜ `)੭ु⁾⁾(?

因為想寫這兩人談戀愛或是甜甜相處無差故事所以就不想特別寫把CP成維勇或是勇維了但還是會在寫完稿子後會評估一下自己覺得兩人感情走向是無差/維勇/勇維三者,然後在前頭打的小標來給大家防雷

希望我從以前聽到現在的歌方便我拿來當梗或是情境來練習我一直很不拿手的短篇寫作(包括讓我偶爾逃避一下前面幾個中長篇的連載)

歡迎推薦歌曲!



评论
热度(20)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