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以歌為名3

*短打練習

*有喜歡的歌就寫文

*歡迎推薦歌曲

*歌曲:Talk Love--K.Wil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TRFXrlHGus

*勝生勇利與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兩人談戀愛/日常相處無差系列

*此篇偏勇維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了下來,吵雜的蟬鳴聲環繞在耳側。在場下的勝生勇利坐在階梯邊上看著球場內和隊友傳著籃球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有力的雙手高舉投擲出一顆漂亮的三分球,得分!

周圍響起了女孩們的尖叫和男孩們的歡呼。維克托抓起身上的球衣擦了擦臉上的汗,露出了線條分明的的腹肌。


……勇利吞了吞口水,這個夏天好像更熱了一點。


「勇利勇利!天氣熱死了!我想吃冰!」維克托從後抓著勇利的肩膀,想把對方推往附近涼快的超商的方向。

「嘿維克托!剛剛三分球射的好啊!」一旁剛好經過的男生和維克托擊掌,用力揉了揉他的銀色長髮。勇利面無表情的瞄著一旁打鬧起來的兩人,看著披散在球衣外的光潔胳膊上被人揉過後的凌亂長髮,他急忙的別過頭。


令人在意......他推了推自己厚重的眼鏡吐出長長的一口氣。


「勇利!」折了一半的棒冰推到了嘴前,抬頭一看就看到對方咬著另外一半的冰棒含糊地說:「在發什麼呆呢?」

對上維克托閃爍的雙眼和因為唇珠形成的可愛愛心嘴,勇利突然覺得自己剛剛的鬱悶馬上被抽的一乾二淨。


真是太過分了啊。勇利感到無力的用雙手摀住臉,卻掩飾不了早就已經通紅不已的耳朵。


「......」

「尤......尤里奧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勇利有點委屈,他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金髮碧眼的纖細孩子,而對方......正在目不轉睛地看自己手上的手機遊戲。

「......啊?有啦!你繼續說。」尤里奧操縱著畫面紅帽小人正蹦蹦跳跳的吃下一個成長香菇。

「你知道學校轉角的那間餐館嗎?就是有個小豬招牌的那家。」聽完對方的回話勇利又安心的繼續剛剛為完的話題。

「我知道,那家蠻好吃的。」紅帽小人一跳踩死了一隻烏龜,又接連吃了一朵火焰花朵。

「最近那間店再推情侶限定的活動.......」

「難怪我最近想進去吃的時候還被問有沒有人一起來。」紅帽小人輕而易舉地使用火球燒死了水管裡冒出的食人花。

「嗯.......於是我就跟維克托去吃了。」

「喔你跟他去吃啊......咦!你跟他去吃?」尤里奧手一抖,紅帽小人碰到了從水孔發射出來的子彈,遊戲機裡燈燈燈的聲響提示紅帽小人又變回原始樣貌。

「對......然後吃到一半店員說拍親吻照就可以免費吃到飽的時候......」

「......」尤里奧吞了吞口水,紅帽小人在峭壁上選轉跳躍著,一個沒抓好就會掉入深溝。

「......我推開靠過來的維克托拋下他跑掉了.......」尤里奧的紅帽小人選轉跳過巨大的鴻溝,結果沒想到卻不小心的被突然從岩漿竄出的火焰燒到了屁股,看著紅帽小人掙扎掉入溝內。巨大的GAME OVER映在眼前,尤里奧癟了癟嘴,轉頭看望一旁對著自己訴說自家堂哥的好友,看起來對方哭喪的臉也是一臉GAME OVER的樣子,本來差點脫口而出的話又吞回肚子裡去。

「你覺得我該怎麼辦才好?尤里奧。」

為什麼我要在這裡聽這個笨蛋講話啊?尤里.普利謝茨基再次深深地懷疑著自己十五歲的人生。



被尤里奧從教室趕了出來,對方抬起腳往自己的腰上踹了一腳:「這種愚蠢戀愛問題自己去動腦想一想解決吧豬排飯!」

剛剛被踹過的地方隱隱作痛,勇利沮喪地靠在牆角陷入了自我厭惡。手撐著頭懊惱地想著,當勇利發現自己對維克托產生不僅只有友誼的感情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一切都失控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喜歡那雙高興閃爍的藍色眼睛、喜歡對方在自己的身邊打鬧、喜歡對方和自己永遠說不完的共同話題、喜歡對方每天帶給自己的新奇驚喜,喜歡那個名為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人。


勇利發現自己心胸狹窄的只夠住著一個維克托。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開始會為對方看著別人叫好而轉頭悶氣、為對方和別人勾肩搭背偷偷吃醋、為對方提起別人默默忌妒、為對方離開自己的眼神感到痛苦。他只想和維克托大吼著:拜託!別看向其他人!專心的看著我就好!


他發現自己心胸狹窄的只希望維克托心裡也只裝著一個勝生勇利。


明明有那麼好的機會可以改變和維克托的關係,卻被自己硬生生的搞砸了。勇利後悔地想著,就跟個超級大笨蛋沒什麼兩樣啊......



「嘿,勇利。原來你在這裡。」不知道過了多久,維克托的聲音從自己頭頂響起:「我找了你好久。」

「維......維克托!」聽到對方的聲音,明明是自己最朝思暮想的聲音,卻在此時像極了宣判罪刑的聲音。

「勇利,我想我有話要跟你說......」

「啊啊!維克托!對於昨天我真的很抱歉!」沒等對方講完,勇利急急地打斷了對話。

「不,這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因為有免費打折就沒有顧及勇利的意願......」維克托尷尬的說,想著自己昨天貪小便宜卻把一向害羞的男孩給嚇跑。


看著對方沒有回話,他尷尬的笑著:「果然讓你覺得很噁心吧?」


不!不是的!我完全沒有這麼想!Everything is ok!我就想和你接吻啊!勇利在內心大喊著。


「抱歉......我保證下次不會在這樣做了。」


聽到維克托說完了這句話,勇利覺得自己彷彿被判了死刑,眼淚瞬間從眼眶潰堤。看著對方眼淚從臉上滴滴答答的掉了下來,把維克托嚇的不輕。


「笨蛋!對我這麼做啊!」勇利朝維克托哭著大吼:「我一點都不覺得噁心也不覺得討厭!我超級想親你!」


「我喜歡你!我想當你的男朋友啊!」完了......啊完了。在眼淚模糊自己視線前,勇利破罐子摔碎的哭喊著。


我想和你談戀愛,你說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

我想寫大哭包勇利d(`・∀・)b

私心想寫內心對維克托吃醋又在意的要死卻還是只敢孬孬的在內心糾結(還有拖著尤里碎碎念)的勇利,然後一不小心就被維克托戳爆了

於是這篇就生出來啦d(`・∀・)b嘿嘿嘿嘿嘿(猥瑣笑



评论
热度(5)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