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以歌為名4

*短打練習

*有喜歡的歌就寫文

*歡迎推薦歌曲

*歌曲:The Seine--Vanessa Paradi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xtaXhtkGvg

*勝生勇利與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兩人談戀愛/日常相處無差系列

*此篇無差


巴黎,這個充滿魅力卻又令人為之火大的都市。


維克托的心情不怎麼好。繞過幾乎每天上演的大量罷工人潮所聚集的大道後,他進入了家轉角麵包店,店裡充斥著勾起人食慾的香氣。回想起路上大聲嘶喊著需要加薪福利或是抱怨工時的人們,才發現自己早已從一開始的驚訝轉變為習以為常。

「這就是巴黎!」回想起法國的朋友聳著肩說,與生俱來的浪漫氣質在此時卻讓人想朝肚子揍上一拳:「但你不可否認她是如此的美麗。」

維克托推開麵包店厚重的玻璃門,一腳踏出門外卻發現自己踩上了一坨新鮮的狗屎。憤怒的咒罵還沒脫出口,一旁的矮胖留著八字鬍的中年男人有些嘲笑的看著維克托聳了聳肩說了一句:「C’est la vie(這就是人生)。」


維克托覺得他從來沒有那麼思念過他放在老家俄羅斯車子後座的鋼製球棒。



或許是遇到如此不愉快的事,維克托只想到自己喜歡的小酒吧好好喝幾杯伏特加消消氣。

「好久不見,維克托。今天看起來可不怎麼好。」酒保看著面前粗魯拉開椅子坐下的銀髮男子說:「一切照舊嗎?」

「......」維克托沒有說話,悶悶的點了頭。男人將剛遞上的酒被大口牛飲,完全沒了平常優雅啜飲的態度,酒保笑了笑:「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但可別喝那麼急,急著醉倒可是會不小心錯過的重頭戲的。」

「重頭戲?」

「你很久沒來了,最近來了個新人……」舞台旁的輕快旋律響起,垂墜的幕簾緩緩的拉起,底下可以看到一雙細長的雙腳被黑褲包裹著晃動,台下傳來了許多起鬨歡呼的聲音,酒保對他擠了擠眼睛:「說人人到!他是Eros。繼續看下去吧。」



演出者是個青澀的東方男孩……喔不,說不定早就是個成年人也說不定。東方人總是比起西方人更為受到了青春之神的眷顧。

黑髮往後梳理露出了光潔飽滿的額頭,一身全黑的衣裝把白皙的皮膚仔細包裹著,唯一露出的是襯衫上那光潔的頸子與細長的手指,兩條腿坐在椅子上合著伴奏的拍子輕輕晃著。當緩緩開口的人聲伴隨著慢歌的伴奏出現時,維克托驚豔的瞪大眼睛。

那人宛如悄悄開封一角的醇酒,軟糯的哼唱音就像是清淡慢飄的香氣,如果不細細的品味或許會就會粗心錯過,中性的嗓音讓歌詞彷彿滑順的瓊漿一樣讓人不小心的貪婪飲用,卻又在最後那勾人的語調下被後頭而起的勁道沉醉昏迷。


維克托覺得他好像有些醉了。


「嘿,準備好來個不同的夜晚了嗎?」台上的Eros說著,小小的嘴唇勾起了一抹微笑,他向一旁演奏的樂團彈了彈響指,為首的褐皮膚的男子開心的回以點了點頭。

音樂的節奏開始輕快了起來,隨著敲擊的鼓聲,黑髮的男人拿著麥克風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台。

或許是那人的吸引力太大,不管走到哪都引起了不小的躁動。

Eros邊唱著邊婉拒推開著各方遞過來的調酒,他在空間狹小的走道跳著不知名的舞蹈,聰明的晃過某些不安分的雙手卻又在心情好的時候給了那些人一些無法滿足的甜頭。


神秘卻又極具魅力,這個小小的東方男人讓整個酒吧陷入了癡迷的瘋狂。


是誰?他到底是誰?從哪裡來,又往哪裡去?維克托好像握緊手中的酒杯,這個問題早已成為迫切的渴望,也是在座各位的想法。


I don't know, don't know

我不知道,不知道

so don't ask me why

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

That's how we are, La Seine and I

這就是我們的,塞納河和我


好似知道大家的疑問一般,那人的歌詞唱著。


最後結束的高潮,Eros轉頭望向那個銀髮的斯拉夫人,他調皮地繞過了維克托所坐的座位並且順道帶走了他手中的烈酒跳回了台上,舉杯一飲而盡。


「謝謝大家。」那人朝台下拋了個飛吻,在眾人的鼓掌叫好和大聲安可之中隱入黑暗。



夜幕低垂,乾燥的空氣襯托著滿月月光讓巴黎像個極具誘惑的窈窕淑女,讓每個來拜訪的人們為他沉醉其中。


包括那個酒量相當不錯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酒保打破了還沉醉在歌曲的餘韻中的維克托:「幸運兒。Eros跟我說他剛搶了你的酒,告訴我你可以隨意點杯你喜歡的,他請客。」朝著酒保抬頭示意的角落看去,那人早已收回在方才在台上的魅力,對著維克托偷比了一個噓的表情眨了眨眼睛。

「不,他帶了我們那麼好的表演。讓我來請客吧。」維克托說。Eros瞇起眼睛看向面前的那杯酒,通紅的調酒裝載在雞尾酒杯裡面。那是杯天使之吻。


而現在,維克托有些意外的看著眼前那杯請酒保推到自己面前的長島冰茶。


轉頭望去,對上的是對方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睛。

============================================

所以維克托最後有和勇利順利出場嗎?

當然沒有啊。(冷漠


調酒語言

天使之吻:

象徵女性的美好,可以給我一個吻嗎?

長島冰茶:

男→女 可以帶你回家嗎?  

女→男 我很欣賞你,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這邊勇利的語言是哪種,就自己猜吧w

评论
热度(4)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