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以歌為名6

*短打練習

*有喜歡的歌就寫文

*歡迎推薦歌曲

*歌曲:陪你度過漫長歲月--陳奕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d0igtCbVU4

*勝生勇利與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兩人談戀愛/日常相處無差系列

*此篇無差


繞過醫院附設的便利商店,玻璃上的海報大大的貼著最近促銷打折的新式冰品。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盯了那張海報一陣子,沒有人不愛冰淇淋,但維克托卻頓時覺得沒了任何食慾,他抓緊手中提著各式水果的袋子。

離開電梯裡密閉的空間讓維克托鬆一口氣,映入眼簾的是從小到大看習慣的走廊和病房隔間,看著乾淨的空間泛著一股消毒水的氣味,維克托邊快步走著邊想,他仍舊不喜歡這裡。


「維克托。你來了。」具有威嚴的醫生和維克托點了點頭,開口叮嚀著:「我想你該等會在進去,勇利可不希望你看見他剛結束的樣子。」

「謝謝你......莉莉亞。」維克托像莉莉亞微笑答謝。看著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彷彿被按下暫停鍵般直立立的站在並房門口,莉莉亞輕輕嘆了口氣,但醫院的繁忙讓他無法和男孩好好說上幾句話,只能轉頭離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門被刷的一聲打開,裏頭的護士被等在門口的人嚇了一跳,等到看輕來人後才笑著和對方打了個招呼:「嗨。維克托,你今天來的好早。」

「你好,小優。」維克托把頭探入病房:「我來看看勇利。」坐在病床上的人正劇烈的咳著嗽,聽到門口的對話用著稍微沙啞的聲音喊了一句:「維克托?」


「......」看著那人一臉憔悴,劇烈嘔吐完後他單薄的身子在白色的病服下顯得更加消瘦,維克托看著那人不舒服的擦著剛剛流下生理性淚水:「勇利,我來看看你。」

或許是太擔心的神情全寫在了臉上,勇利對他笑了笑把視線移到了飄著果香味道的袋子上:「好香。是蘋果嗎?」

「啊?當然!我看他們非常的新鮮。」維克托掏出一顆顆鮮豔通紅的蘋果:「......我們晚點再一起吃吧?」

「好啊,那維克托能幫我削蘋果兔子嗎?」

「好。」當然好。



這是每天的例行公事,維克托和勇利說著他一整天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尤里把雅可夫弄的大發雷霆、米拉和薩拉一起跑去了哪裡旅行又或是奧格爾基陷入了新的戀情......

維克托說的很精彩,讓勇利彷彿歷歷在目。勇利也靜靜地聽著,就像往常一樣。直到最後勇利不敵疲倦的睡著了,維克托幫他把露在外面的手收到被子裡。



看著勇利寧靜的睡顏從小到大都沒有變過,維克托回想起在這裡的點點滴滴。

小維克托討厭病院,每次必須前往這個令他恐怖的地方時總是要兩個大人把這個大叫與不斷逃跑的小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牢牢架住才能好好地看病。

這次小維克托又打算趁著大人們不注意從偌大的兒童病床上逃跑時,卻聽到隔壁床簾子後有人慢慢的咳了一聲。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那個小小的勝生勇利。那個既使全身被插滿了管子卻從來不哭不鬧的勇利。


與維克托不同的是勇利的病症比他嚴重的多,呼叫鈴的刺激的聲音常駐在耳畔,接下來便是一群醫護人員急急的衝了進來。直到晚上那個孩子才會在又一群人的圍繞下被推回房間。

連大人都無法忍受的痛處那個小小的黑髮男孩都硬生生挺了過來,但嬌小的孩子會因為重新插管太過劇痛令眼淚滴滴答答的落下來,維克托每次聽到那人偷偷的啜泣總是手足無措,有時他會和對方說說話或是更誇張地喊疼來讓小孩轉移些許注意力。


從那時起,小維克托再也沒有那麼抗拒這個醫院了。


「等到病好起來後我們可以一起去做很多很多的事情。」維克托晃著吊著點滴的手並且吞著醫師開發的藥丸說:「我們要一起離開醫院。」

「好。」勇利朝維克托伸過來的小指回勾了勾:「我們一起離開這裡。」那時他們天真地說著。

回想至此,原來他們早已在這裡一起度過了許多個春秋。


然而維克托康復的離開了這個醫院時,勇利卻仍舊被留在這裡無法離開。


當勇利開始化療時,濃密的黑髮彷彿邁入秋天的樹葉一樣一縷縷的掉了下來。雖然勇利什麼也沒說,但眼神滿滿的卻是難過。

維克托剪去了自己珍惜的一頭長髮。他想他忘不了當製作精美的銀色假髮被遞到勇利手上的神情。

「勇利不喜歡嗎?」維克托忐忑不安的問著,畢竟對方自拿到假髮後完全不發一語。

「不......我很喜歡......」勇利哽咽的說著:「......但我也不喜歡......這是維克托你最漂亮的頭髮......」


那是他看過最醜的表情了,又哭又笑的。怎麼這個表情卻又那麼的好看呢?



當勇利醒來的時候發現可愛的蘋果兔子早已好好地擺放在床旁的桌上,但蘋果卻因為接觸了過久的空氣已經開始微微的泛黃。而那個照顧他的人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偷偷的打著盹。

看著對方眼皮下厚重的黑眼圈讓他皺起了眉頭,從這陣子自己新一波的化療開始後都沒有好好的休息吧?

勇利陷入了自責的迴圈。他知道這個銀髮的男人對他的細膩體貼,自從那雙潔白的小手掀開那個區隔他們的簾子起始終如一。雖然每天聽到的生活都相當豐富,但他知道維克托的生活早已被自己佔去了大半。維克托把他最好的一切都給了勝生勇利。


這場病束縛了勇利,也同樣束縛了維克托。


維克托值得更好的,大好的人生不該為自己停留。



當冰涼的手輕撫上自己的臉頰時,維克托嚇得睜開了雙眼,再看到這隻手的主人後也抬起自己的手包裹覆蓋在自己臉上,想用自己的體溫使這隻手染上些許溫熱。

「怎麼醒了也不叫我?」話語帶上了點擔心的責備,面前的勇利自己起身坐在了床側看著自己:「餓嗎?想不想吃水果?」

「我想跟你談談。」勇利閉起眼睛,當再次抬眼眼中帶著悲傷:「就讓這一切結束吧,好嗎?」


這句話使維克托宛如墜入冰窖,既使交握指尖的溫度也感覺像是極北的寒冰。


第一次看到維克托哭泣,這個驕傲的銀髮男子從來不願在他的面前露出一絲難過的情緒,只害怕影響到自己的病情,卻在自己說完這句話後激動地大哭起來。

「勇利!」淚珠夾在纖長的睫毛上,隨著臉頰滑了下來:「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維......維克托。」看見對方的眼淚後虛弱的男孩有些慌亂。

「勇利你這個大騙子。」那雙蔚藍的眼珠卻帶著淡淡的生氣:「我們約好要一起離開這裡!你還沒成功離開就想反悔我們的約定了嗎?」

「不、不是這樣的!我......」面對憤怒的維克托,勇利急忙地想解釋,卻在什麼都還沒說出口的時候被對方緊緊攬在懷裡。

「求你了!什麼都別說。」眼淚滴落到自己的臉頰上,滾燙的溫度讓勇利閉起了眼睛。維克托帶著哭腔的哀求:「......就算是騙我的。」

「我知道這麼長時間的痛苦使人洩氣。但我會一直陪著你。我想和你一起走出這裡。」維克托吸了吸鼻子:「所以求你了.....別說出這種話。」

「對不起。」勇利伸手反抱住那個哭泣的人安撫:「我不會再說了。」

一直得到勇利再三的保證後,維克托才肯願意放開對方,兩人的衣服早已打濕了一大半。在幫忙對方進入浴室洗澡後維克托拿著換洗的衣物。


維克托抹了抹自己哭過通紅的雙眼,他無法為勇利的病痛做到任何事情,但他能在對方累的時候用自己的肩膀作為對方稍微喘氣的避風港。


維克托不知道他們還會在這個地方待上多久,但他知道他會一直待在勇利身邊,永不離去。

============================================

想了很久還是覺得不太滿意所以刪掉重發

不是醫學科系所以可能有bug請原諒

在邊聽邊寫這首歌的時候自己也覺得很難過,但是因為一直很喜歡這首歌

所以希望你們也會喜歡(土下座

還有明天我要選個其他類型的歌......QQ

评论
热度(9)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