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勇維)ABO 那個出乎意料的Beta

*ABO不平權社會

*被思想老師慘電完之後產出的腦洞

*可能有續集

*嚴重OOC

*內有私設



勝生勇利緊緊握住手中小小一張的面試號碼牌,等候唱名的時間相當煎熬,他緊張的搓了搓手、整理了領帶、撥了撥快要遮蓋到眼睛的劉海,想靠其他瑣碎的小事情轉移自己現下的焦慮。

勝生勇利,一個隨處可見的平凡Beta。從家鄉大學博士班畢業後也像是菜鳥社會新鮮人一樣開始了大學新鮮人找工作的旅程,而今天是他人生最重要的面試日子。

勇利看向自己身旁各個來參加面試的人們,除了與他相同並且佔大多數的Beta以外,裏頭還約有三分之一的Alpha與幾位稀少的omega來應徵烏托邦大學的教師職位。

幸好,午後降起小雨的雨水氣味沖淡了本該充滿混雜的信息素的小房間,偏涼的空氣也壓下了人們急躁的情緒,


「請稍等一下,下下個就是你了。勝生先生。」一旁綁著馬尾接待的女子轉頭對勇利提醒。

「呃......咦?喔好的,謝謝你。」勇利被突然的出聲嚇的抬起頭,滑稽的表情讓女子覺得好笑。

「別那麼緊張,維克托教授不會吃人的。」女子朝他點了點頭安慰這個診張的日本男人。


喔是維克托教授面試啊......

不不不!等等?是那個維克托面試?

那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會來面試我!


勝生勇利瞪大雙眼,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是誰?他的大神!偶像啊!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從小就發揮了他在文學上的天賦,文風邏輯清晰外加詞藻優美,寫出的文章總是銷售保證,不只如此大家流傳他會五種以上的語言,他翻譯過的書籍遍布各地。既使的獎無數他仍舊保持一貫的紳士優雅的態度,外表俊美的臉也是粉絲眾多的條件之一。

偶然在書店看到維克托的作品後,勝生勇利從此變成個小迷弟。除了加入後援會外還天天上去官網重複刷著有無新書消息。當然,新書都要買三本,供奉傳教舔著用。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向烏托邦大學投遞履歷的原因,除了烏托邦大學對於ABO三種性別都一視平等有教無類外,裡頭還有他崇拜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在裡頭任職。


沒理會勇利一臉驚恐,女子聽到唱名後收回他的號碼牌朝隔間指:「右轉第二個房間。」


看到對方一臉哈哈你自己加油的表情。勝生勇利這時只想抱著他珍藏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著作全集來個大崩潰。


勇利有點不安的看著隔壁一起坐著面試的自信alpha,畢竟在這個仍舊由alpha強勢主導的社會下,相較Beta和Omega,Alpha還是佔盡極大優勢。

維克托連同一個助教翻閱著進來面試者們的資料,他示意眾人不用緊張:「請各位簡短的說個自我介紹。」


天籟!


名為勝生勇利的小人在腦海裡面搖滾,要不是維克托坐在面前自己可能早就和小人一起原地滾圈。


面試的交談還算輕鬆,除了些許比較鑽研的專科知識以外,勇利的回答都還算完美得體,雖然一臉面無表情。


相信他,這是他在男神唯一又可以保持又不會嚇到人的態度。


銀髮男子突然態度一轉,他看向那個外表呆板內心正在狂風暴雨的勇利。

「嗯......勇利。抱歉我能直呼你的名子嗎?」他執起勇利的那份面試資料:「我閱讀完你寫過的論文……」

當然可以!您怎麼叫我什麼都可以!維克托叫我名子!我不改名子啦!

對上了那雙充滿慌張(實則愉悅)的褐眼,維克托笑了一下:「別緊張,我覺得你寫得很不錯,裏頭對我寫過的文章分析得非常細膩。」

維克托誇我文章寫得好!我回去寫十篇!小人勇利沒忍住跳起了康康舞,卻在那人而後講出的話瞬間跌落谷底:「只是、只是我很好奇其中你對於主角情感上的見解......讓我有點驚喜。」

因為我自己也沒有想到這一點呢。」維克托手握得比轉了轉:「讓我很好奇勇利你是不是有過和主角一樣的經歷。」


......什麼,他剛剛聽到了什麼?維克托的那句自己也沒想到話就像核子彈爆炸一樣在腦內碰的一聲炸開。勝生勇利眼前彷彿跑過長長的跑馬燈,他覺得他好像看到小維正在河的另一邊向他開心地呼叫。這種班門弄斧的感覺太丟臉了......勇利只想現場挖個洞躲起來。


「勇利有過像是女主角一樣的愛人嗎?或是有沒有相同戀愛經驗呢?」

面對維克托的追問,勇利早已陷入一片混亂,慌亂之下他口氣很衝的回了一句:「無可奉告!」


面試的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沒想到這位日本男子的回答會又出乎自己意料,維克托有些詫異卻還是微笑著感謝:「好的,謝謝你的回答。」

慘了,勇利想著。身為一個狂熱粉絲卻向自己偶像出言不遜,他真想掐死自己。


「哼,不愧是Beta會說出的回答。」旁邊坐著的Alpha男子小聲嘲笑著,音量剛好是維克托和勇利能聽到的大小。

「嗯?」維克托挑眉看向那位Alpha男子:「抱歉,先生。你的意思是?」

「這位Beta對您說了這麼失禮的話,我想這個職位還是比較適合我們Alpha,不是嗎?」那位Alpha男子在詞彙上加重了語氣,想與面試官表達同立場的關係。

「喔......我想你這句話有違我們的學校理念。勞倫斯先生。」維克托的臉沉了下來。沒得到預期的讚許也讓Alpha男子有些不開心,有點挑釁般釋放出自己些微的信息素試探。

與自己預期的不同,眼前大名鼎鼎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教授並沒有露出任何驚訝生氣的神情,甚至連疑惑發愣的表情也沒出現,只有使用冷冰冰的眼神看著他。

怎麼可能?Alpha男子想,接著又透露出更多的信息素刺激著。一旁正在整理資料的紅髮助教聞到濃烈味道後瞄了瞄這個無理的Alpha面試者後翻了翻白眼,雖然不想承認……但和自己一樣的Alpha中還是有許多白癡呢,米拉·芭比切娃想,接著偷偷在他的審查資料上打了一個小小的三角形。


「......哈啾!」維克托轉頭捂嘴打了個噴嚏,他搓了搓鼻子說:「你的信息素可能對我沒什麼用,勞倫斯先生。」

看著Alpha男子滿是困惑與不可置信的臉龐,維克托說出一句令勇利也驚悚不已的話。


「因為我也是個Beta。」

============================================

兩個Beta的故事喔XDDDD為什麼都是Beta?

因為我開車會車禍啊哼哼哈哈哈哈


私人設定

*Beta在A/O的信息素濃厚的時候還是會聞到細微薄淡的味道,聞到味道的感受應人而異(維克托在太濃的時候會覺得鼻子癢/勇利知道但無感)


喔這個勇利的原型是我(哭)想當年我被哲學邏輯老師面試,被他重複循環的戀愛問題問煩了就不小心兇瞪了一眼我的面試老師

本來想說這樣應該不會上了(因為想說有更想上的志願)就哈哈哈哈的回家打遊戲等分發

結果通知一來就是我錄取了哈哈嗚嗚嗚嗚(驚恐)......而且錄取分數很高

不過我現在和這位老師感情超好~

雖然他還是在課堂上用邏輯吊打我(生無可戀

评论(7)
热度(66)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