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維勇 請相信我會到你身旁4

*22歲維X18歲勇

前章鏈結:http://jinshuirebo.lofter.com/post/1eb47738_f71420a



維克托從夢中驚醒。


一旁的馬卡欽也因為主人從床上突然地彈起身嚇了一跳,轉頭輕舔銀髮男子的手安撫著。他伸手撥了一把被冷汗沾黏遮蓋在眼睛上的瀏海,做惡夢了啊……

維克托轉身從床頭摸出了每天紀錄用的紙筆,開始回想起剛剛的夢境。

所有人被綁在椅子上被迫聽著約翰.雅克.勒魯伊發表他的最新自創曲子。音樂本身創作並不難聽,但是聽連續十個小時以上可真讓人受不了。維克托回想起夢中對方高唱完曲子後還站到每個人面前一個個比出自己的JJ style的動作。

回想到自己也被迫比出了JJ的招牌動作,殺了我吧……維克托發出了個痛苦的呻吟聲。

維克托翻了翻之前夢境紀錄,他回頭看了看床頭早已集結成冊的本子,數量之多能顯現主人自己紀錄了很長的時間。但內容大多數都是些稀奇古怪亂七八糟的內容。

筆頭在紙上空白處輕輕地點著,漆黑點慢慢連成了一股長線而後宛如耳機線一般開始凌亂糾纏著。

維克托感到有些的焦躁,他邊攬著馬卡欽邊拿起一本前年的冊子,翻到了十一月二十九號的紀錄。

11/29

他氣沖沖的抱住了我,可我卻聽不見他對我大吼了什麼。他像孩子一樣嚎啕大哭,那是我的錯……


----------------------------------------------------------------------------

「你要相信我啊!維克托!」那人對著自己大吼,眼淚從紅褐色的雙眼潰堤而出。

----------------------------------------------------------------------------


那天的紀錄只有這短短的一行。

維克托的食指在後面文字上輕輕地摩挲著,他從來都沒有與那人吵過架,頂多都是拌拌嘴。這次是兩人爭執的最嚴重的一次,但他完全不清楚兩人爭吵的原因。回想起那人氣哭掉落的眼淚,灼熱的溫度燙的他用雙手捂住了眼,希望可以借故不再想到那讓人心疼的表情。


遲到的鬧鈴聲響起,不像吵雜快急的鬧鐘。舒緩的手機音樂漸變漸大,馬卡欽卻朝著手機汪汪叫著,牠總是不喜歡這首音樂。

維克托還沒來得及關閉鬧鐘,手機就這麼響了起來,是克里斯。

乾渴的喉嚨發出著不同清醒的嗓音:「喂。」

「喂?維克托?」

「維克托你還沒醒?」克里斯因為聽到不太一樣的聲音有點遲疑。

「是我。」打算揉著狗狗毛茸茸的大頭,沒想到馬卡欽卻轉頭跑出了房間,維克托也沒有挽留:「克里斯,怎麼打給我?」

「我來提醒你,過幾天我們要和新洽的客戶溝通。對方剛好來了俄羅斯。

「哪個客戶?」

「......」我不是昨天才提醒過嗎?克里斯嘆了口氣:「是昨天和你提過的那個日本人。」

思索著昨天工作的談話,腦內隱隱約約浮現了個黑髮的人影:「喔......那個日本人。」

克里斯對維克托的記憶力抱持著一定的懷疑,他反覆叮嚀:「我會再把對方的資料發給你。這次你必須好好記得人家。」

「嘿,我上次是不小心的好嗎?」維克托回想起上次不小心忘記了某個重要的客戶,結果因此被好友損到了現在。

「我可不相信你的記性,掛啦。」

「......」不給維克托任何辯解的時間,通話發出的嘟聲宣告著結束。



聽著腳爪在地板上啪搭啪搭的聲音越來越近,乖巧的貴賓狗叼著牽繩又跑了回來,把手拍再正坐在沙發上的維克托腿上。

「馬卡欽,你想出去散步嗎?」

維克托拍了拍正對方開心吠叫的狗狗,他為馬卡欽套上牽繩。轉身拎起外套起身,幾張小紙條從口袋就這樣掉了出來。

是那幾張比賽門票。

維克托看了看上面的日期,正好是大後天。

就去看看好了,他想。

============================================

下一張勇利要出來啦吼吼吼


评论
热度(34)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