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他們一往如昔

*短打練習

*搭配歌曲: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方大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1MS_rt4osY

*此篇勝生勇利與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兩人感情無差

 

維克托在細細的雨聲中醒來,雨水的味道提醒著他現在正面臨梅雨季。

剛醒來的銀髮中年男人有點迷茫,他發現他躺在一間日式房間的大床上。外頭的光線因為拉上窗簾的緣故讓整個房間陷入一片漆黑。他透過微弱的光線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時間正好是凌晨一點十五分。

維克托不知道他睡了多久,肚子忍受不了飢餓向他傳來陣陣抗議,撐著還有點疼痛的頭想起身,卻發現床邊還躺著另外一個跟他年紀相仿的男人。

「維克托你醒了?頭痛不痛?餓不餓?」感受到維克托的起身,黑髮中夾雜點點白髮的中年男子擔心的握起維克托的手,帶著他一起下床:「我有準備些東西,起來吃吧?」

「勇利?」維克托有點摸不著頭緒:「我怎麼啦?我都不記得我睡著了。

勝生勇利看著一臉疑惑的對方輕輕地嘆了口氣:「你忘記了......你在冰場撞到頭,幸好沒什麼大礙。」

「是嗎?好像有這麼回事。」維克托側頭回想在冰場上的場景:「不過我4F還是跳的挺好的。你說是嗎?」

這個笨蛋.......勇利內心偷偷罵著。明明都已經步入中年,只為了和自己爭執自己還是那個俄羅斯那個寶刀未老的五連霸冠軍,硬是不顧自己的阻止跑去跳了那個自己的代名詞,四圈的後內點冰跳,雖然滿了圈數卻在落地時沒站穩向後跌去撞到了頭,雖然不嚴重卻還是把他嚇壞了。簡直跟那些年輕氣盛的小毛頭沒什麼兩樣,看著自己的愛人邀功期待回應的模樣頓時覺得好氣又好笑。

他們已經結婚了好幾年,兩位俊俏的帥氣青年在大家的祝福一起攜手步入了禮堂。歲月的腳步不停歇地走著,一回神才發現,原來他們早已漸漸變成了別人口中那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先生。

退役許久的他們教導新的滑冰新星,既使花滑界隨著新的訓練方式與更多的新秀崛起改朝換代,仍舊不能洗退他們以往在每個比賽冰場上曾經的驕傲榮光。

偶爾,勇利會牽著維克托的手,漫步在開滿櫻花的長谷津或是下著雪的聖彼得堡大道上慢慢走著。就像是還沒結婚前,維克托總會牽著勇利的手走過各個比賽國家,品味著不同的街道與風景。

真好,維克托說。

「幹什麼呢?」勇利回頭看著正在背後攬抱住自己而沒好好坐在飯桌上等待的維克托。

「別理我,你繼續。」維克托把頭靠在對方肩膀上,看著正在拌炒的洋蔥:「好久沒吃你做的豬排丼了。」

「維克托,你這樣我怕待會燙到你。」勇利拍拍維克托的頭,希望這個愛撒嬌的中年老人可以回去餐桌上休息。

沒想到對方反而把手抱得更緊:「沒事,我只是想抱抱你。」

親吻擁抱和攜手同行的習慣從來沒有被改掉,就像是他們兩人一樣。

害羞的日本男人曾經抗拒過如此令他難為情的舉動。現在想想,謝謝這位俄羅斯人的努力不懈讓他一步一步的習慣這種親密。

他們從來沒有改變,定期和好友們聚聚討論滑冰,雖然現在的他們已經不如從前那樣頻繁出國、有時候他們會偷偷喝點小酒,在那個不大的客廳裡面一起跳著緩緩的舞蹈回想當年,但更長的時候則是喜歡一起牽著手在冰場上一圈一圈的繞著。

真好,維克托說。

隔天他們又像平常一樣來到了冰場。在旁人擔心的問候下維克托綁好鞋牽著勇利帶跳上了冰場,用行動表示自己完全無事。

一位年輕的選手在場上跳出了完整4-4-4,引得附近其他人為的成功她鼓起掌來。

勇利低頭看了看腳下那雙滑冰鞋,這雙鞋可以說是他穿最久的滑冰鞋了,雖然已經磨過幾次冰刀,卻沒有像是以前賽季時三個月就必須頻繁的換一次鞋。

「或許我們真的老了,我總覺得最近只是才跳幾個二周半跳就非常的疲累。或許我們不適合再滑冰了。」勇利說。

「才不呢!」維克托反駁:「我們才六十歲!」

「我們從年輕就開始滑冰,我們可以再一起滑到七十歲、八十歲!」他朝勇利做了個逗趣的鬼臉:「然後到了我們九十多歲的時候還可以手牽手一起享受它。」

看著引導著自己向前滑的高大男人,彷彿回到了從前。明明自己才是被對方教會許多的人,因為這個男人他才能繼續有勇氣能夠上競技並且奪得大大小小的獎牌,但這個人告訴他自己讓他尋回了那不知曉的LIFE和LOVE,讓他從那個高高在上冰冷的滑冰傳奇變成了那個有血有肉充滿感情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他們一路走上來互相扶持,一起經歷許多大大小小無法細數的事情。途中經歷過其他好友們的婚禮,看著他們一個個也都擁有了自己的幸福家庭而感到欣慰、經歷他們最好的家人的離開,馬卡欽永遠睡在他溫柔的夢鄉中,維克托和勇利互相抱在一起哭著告別牠的辭世、經歷過各種雞飛狗跳的不可預測的驚喜或是驚嚇,其中或許有過爭吵或是哭泣。但回頭總是看到對方一臉愧疚地看著自己,說了一句:對不起。而後一個親吻依舊和好如初。

真好。當時的勇利並不太懂對方笑嘻嘻說出這句話的意思,現在他懂了,真好。

他無法保證未來他們會發生什麼事情,可他知道他們會一起牽手挺過。

沒有什麼比永不結束的故事更加的迷人了。就宛如他們一樣,既使到了九十多歲不似少時那般年輕,而他們的愛會在冰上繼續滑下去。

============================================

本來是以歌為名的第七篇文章

但是打完後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希望可以把他提出來當獨自的短篇而不是系列(說什麼

女子4-4-4我確實寫得太誇張,不過想說勇利和維克托都六十多歲了那時應該有新的訓練方式或是厲害的小姐姐們能夠跳出這樣的成績(๑•̀ㅂ•́)و✧


评论
热度(4)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