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勇維深夜六十分創作 心凍症paro

*微博勇維cp推廣主頁的深夜六十分創作題目

*第一次看到這個Paro覺得超喜歡,不確定能不能抓的穩



勝生勇利得了心凍症,這個消息讓他和他的伴侶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頓時沒了新婚愉悅的心情。

心凍症,全名為心臟凍結症候群。一旦喜歡上某個人,就會逐漸無法感知對方,越是喜歡,就越能不能看見對方,越不能聽見對方的聲音,也不能碰觸到對方。只有感情淡去才能逐漸恢復,直到下次再看見對方,彼此早已形同陌路。心凍症發病條件不一定,總是沒有任何徵兆也沒有預警的突然來到。

心凍症相當罕見,全球一億個人中才有一個人發病。醫學上的研究卻也不少,畢竟它是那些小說與情情愛愛的偶像劇最喜歡拿來用的題材。


而勝生勇利卻得到了這個億分之一的疾病。



維克托緊咬著嘴唇不敢出聲,他用雙手捂住那張慘白的臉,因為他怕無法克制住心裡深深的恐慌。

「維克托。」勇利慢慢把維克托的手從哭喪著的臉上取下來,對上那雙充滿痛苦的眼眸出聲安慰:「沒事的……」

維克托不常哭泣,這次的眼淚讓勝生勇利想起來第一次在大獎賽旁的飯店裏大哭的場景。

「還記得嗎?我從小就看著你的比賽、你的身影一直是我追逐的目標……我因為你踏入了這個充滿力與美的世界。」沒等維克托開口:「沒人能比我更加愛你。」

「是你帶給了我一切。我的維洽。」


看著碧藍的瞳孔透露著悲傷,勇利親了親對方無名指上的金色戒指:「你知道我是花了多久去接近你、碰觸你並且向你求婚。所以我沒事的。」

「你知道重點明明不是這個!」

「嘿......我可是熬了那麼久的時間才終於把你這個滑冰界的傳奇娶了回家……所以親愛的,我不介意等。」

「勇利!」

「我根本都不想患這個什麼鬼心凍症而看不能碰你,但我更不想為了康復不去愛你。」擦了擦維克托眼眶中快要掉落淚水:「你看,我可是那個最喜歡維克托的大迷弟,如果說不愛就不愛維克托實在太愧對我頭號粉絲的身份了!」

「你……」維克托被這句話弄的哭笑不得。

「在看不見你的時候,我可以回想我們一起發生過的事情。你知道嗎?我都快忘記我到底買了多少有關你的雜誌和海報。這個時間的我可以好好的來整理它們,所以我仍然會一直喜歡你。」勇利把維克托抱在懷裡:「我不介意等到醫療進步讓我重新看見你的時刻,因為我一點都不願意再次面對你的時候我們成為毫無相關的陌生人。」

擁抱住腰際的大手緩緩收緊,聞著銀色髮絲散發出來的淡淡護髮精香氣:「只是我捨不得讓你一直等我......」


勝生勇利好不容易才跟他喜歡了十多年的維克托走到了一起,他不願兩人形同陌路卻也捨不得對方一直跟在自己身旁苦苦等待.......不管對於他那位備受寵愛的愛人還是他都太過殘忍。

好不容易緩和了兩人的情緒,卻又因此降到了冰點。自己應該要說些什麼,濃濃的不甘心卻讓勇利只能讓他用力抱住對方,希望能透過擁抱把維克托深深融入身體,如果這樣能夠永遠不分離的話。



「對不起。」努力從喉嚨吐出乾巴巴的聲音:「對不起。維克托。」

「……」維克托說:「笨蛋勇利。」

伸手輕輕拍著勇利的背脊:「就算你已經聽不清我、看不見我還是碰不到我也沒關係。」

「因為我可以,我會讓你知道我從沒離開過你的身邊。」額抵著額,對上了紅褐色的大眼,維克托偏頭想了想說:「而且直到你完全看不見我之前。我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珍惜,對嗎?」

「你說的對。維洽。」維克托的回答讓勇利想親了親他,然而他也沒忍住這麼做了。

維克托被勇利吻得七葷八素,當他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全身脫光躺在那張新婚大床上了。


「我們還有一段時間必須好好珍惜。」勇利壓了上來。



於是他們暫時無視了心凍症並且痛痛快快的幹了個爽。

============================================

這本來是個正經的虐文,信我(發哥閉眼

评论(2)
热度(16)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