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維勇 請相信我會到你身旁 5

*22歲維X18歲勇

*平行世界設定

*普通人維X花滑選手勇

前章鏈結:http://jinshuirebo.lofter.com/post/1eb47738_f99a4ec


「沒想到你居然來了。」尤里把手插在國家隊的外套裡,瞪大的雙眼表示出他的驚訝,披在外套底下的西裝式考斯騰閃爍著點點光芒:「我以為你絕對沒興趣。」

「我自己也很意外。」維克托收到預期尤里抱怨的那你乾脆別來的話後,他看了看充滿四周的教練選手、記者和相關人員:「不過多虧你,我才能看到這些。」

「很厲害吧!」尤里也朝周圍轉頭張望,像是在搜尋甚麼:「不過......嗯。今天這裡的人還算少。」

「是嗎。」維克托不明就裡的點了點頭。

順著尤里的眼光望去,維克托看見人群中雅可夫正朝他們走了過來。金髮的男孩馬上被那個年邁的教練抓去精神喊話。維克托把手指抵在嘴唇偏著頭沉思,突然被背後的來人撞著正著。


來人太專心低頭思考旁邊教練的話,沒想到卻因此撞到了眼前巨大的銀髮男人。維克托轉頭一看,那是個東方人。

那人矮了維克托約一個頭,從維克托的視線低頭一看剛好看到一個稍微凌亂的黑色髮旋。一旁深目濃眉的教練快手扶助不小心後倒的選手,然後操著義大利口音的英文和維克托道歉。

那個男孩也向維克托帶著歉意的點了點頭,厚重的鏡片看得出一雙清澈的褐眼還有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看著外套上的國旗標誌是個日本人。


喔。抱歉,先生。」


維克托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到一陣被觸電般的奇異感。


直到目送著那兩人離開,維克托都無法形容自己心裡泛起這股熟悉的感覺。他用一隻手捂住嘴皺起眉頭詫異地想著,太奇怪了。這種淡淡戳在心尖上的鈍痛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維克托確定他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他看著越走越遠的那個日本人,大概自己曾經在那裡有見過對方或是曾經交談過的記憶。

或許克里斯說的對,真不該相信自己的記性。維克托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有點懊惱。


當尤里終於脫離雅可夫的碎念回來後,他看到維克托正在折磨自己的寶貝頭髮,彷彿深仇大恨一樣。

「呃.....禿子你還好吧?」尤里有點擔心,怎麼他這才離開多久時間,這個男人就已經開始想不開了?他抓下對方那隻在頭上亂搔的手問。

「你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

「......」

「嘿,尤里。你知道剛剛那位選手叫甚麼名子嗎?」維克托問。

尤里朝維克托指的方向看去,那個黑髮男孩正在有限的場地下暖身,他愣著轉頭看了看期待自己回答的銀髮男人後整了整自己選手證的帶子:「......對了,你看了我給你的影片嗎?」

「沒有。」

「......」尤里露出有點複雜的表情,碧綠的大眼瞪著維克托:「......你還是等到比賽開始在看人家名子吧!」



被尤里一臉兇惡的踹出了後台後,維克托對於尤里的反應有點摸不著頭緒。他不知道對方為什麼因為自己問這個問題突然那麼的生氣,但他也沒多想。

當維克托坐到了他的座位時,男子短節目已經進行到一半,正值中場休息,很多人起身四處走動與跑洗手間。看著兩台洗冰車正慢悠悠的在場內兜轉,工作人員也提著冰桶快速的補著冰,巨大的四面電視牆正播著日本的廣告,聽到日文時他還特意盯了一陣子。


短短的休息時間馬上就宣告結束,場內的觀眾隨著那組男子選手的出場開始劇烈歡呼。六位各國的選手滑到了場上。

維克托本來也跟著周圍鼓譟的節拍一起拍著手,直到他看到了中央的那位男孩。


那位日本的男孩早已拿掉了那副巨大的眼鏡並且把頭髮梳到了後方,他等到了主持人介紹到他時他舉起了他的雙手,抬頭看著面前的觀眾席。


在那一瞬間,他們對到了雙眼。


「他是來自日本的,勝生勇利!」

============================================

對於自己有點生氣,發現了一些前幾章連下來的bug

當初構想的時候實在太差勁了

等到全部完結後會修改,真的很抱歉


评论(4)
热度(35)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