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麵包台語發音)
常駐噗浪

拙劣幼稚園文筆
慢熟,文章也慢熟
混亂邪惡
雜食通吃派,覺得那個cp萌就寫
請尊重別人喜歡的不同CP,謝謝。

慢更,放文用,字數短小,繁體字

如果不幸被封文,請至weedly

(YOI/勇維)那個出乎意料的Beta 3

*ABO不平權社會

*雙Beta教授設定

*被思想老師慘電完之後產出的腦洞

*嚴重OOC

*哇哈哈我終於寫完最後的期末思想報告了,報告越寫越辛酸(哭暈


「唉......」長長的嘆了口氣,被冷氣吹的冰涼的紙張擦著臉頰讓勝生勇利轉頭換邊冰鎮一下自己的心情,書本淡淡的味道竄入鼻內使他稍微冷靜下來。 


「勇利,你到底要低落到什麼時候啊?」披集從桌上辦公電腦上拔下倉鼠造型的隨身硬碟,轉身看著隔桌把頭埋進去書堆裡一臉想死不願出來的日籍同事。

勝生勇利沒有抬頭,只有把手舉起來向他示意的揮了揮。

知道朋友在憂鬱什麼,畢竟能夠讓他垂頭喪氣的大概也只有自家那個優秀的系主任了,披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別這麼垂頭喪氣嘛,大家都是同事嘛,以後熟了就好了。」 


在書堆默默回應不知道幾個嗯之後,上課鐘聲終於響起,臨走前披集從自己桌上摸出張邀請函小心堆上那顆黑色腦袋:「過幾天我們要給新進教師們舉辦歡迎會。勇利也是主角之一,記得要準時到啊。」

「嗯......」

看來是好不起來了,披集攤了攤手起身出系辦公室去上課。  



直快到自己的上課時間,勇利才趕快起身整了整,抱起昨晚準備的備課資料前往教室。當他一腳踏入教室後,原本吵雜的教室漸漸安靜了下來。這是一年級的班,洋溢青澀氣息的小大一們都期待的看著他。

「大家好,我是你們這堂語言學的老師。我叫勝生勇利,是個Beta。」勇利面無表情地說著,因為這是他第一次任教,實在是有點緊張。他開啟簡報和同學說著這門課的課程大綱與評分標準。 


「這Beta老師好兇的感覺......」

「會嗎?我倒覺得有點酷......」

「不,我猜這堂課絕對很無聊......」

「感覺好嚴格啊,應該不好過......」

底下偷偷交談聲窸窸窣窣不停,勇利轉頭清了清喉嚨,看著坐在角落的Beta學生說:「那位同學,麻煩手機收起來。不然我會請你出去。」


那位Beta同學自己以為遮掩很好沒想到第一節課就被抓包,看到他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道歉後馬上把手機收到包包裡,勇利才讓班代發下先暫時替代課本的講義繼續轉頭第一堂的授課。


其實勇利上課蠻有趣的。與一臉嚴肅的表情相反,在有些枯燥的課程內容中常常融入許多大大小小的不同的見解與經歷,簡報內容也豐富精采,除此之外還常常提到故事作為輔助,讓這些坐在台下的小新生們倒是聽得津津有味。


「到這裡為止,有沒有同學有問題?」又換了一張剪報,勇利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口水問。本來預期著同學們都會害羞得不敢舉手發言。當他正打算繼續講下去時,教室的後方突然發出了一陣騷動。

「嗯?」勇利往騷動傳出的方向一看,一個稍微嬌小的男同學從椅子上倒到了地上,正在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在周圍的同學們則是各個發出驚呼,有些人快速的捏住鼻子停止呼吸,有些人則是也開始露出些許隱忍或難受的表情,其中有幾個Alpha同學則是混亂的往那個方向走去。


糟了!Omega發情了!


鼻子聞到了細微甜甜的信息素味道,勇利一秒打開教室內的空氣清淨機,迅速轉身抓起設置在每個門旁的抑制劑,大步衝到那位正在發情的同學身邊,喝斥著周圍人群趕快把那幾個開始失控的alpha同學壓制隔開,並與用身體格擋著大家的眼光,俐落的打開抑制劑的針頭快速地往那位同學背後開始微紅的腺體刺了下去。


既使打下了抑制劑,那位Omega同學緊緊抓著勇利的衣服仍舊難受的低喘著。這樣不行,勇利想。他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仔細包裹住那位發情的同學,當機立斷的宣布同學馬上下課。

自己則是一把公主抱起這位學生打算前往保健室。雖然Omega通常不太重,但是要抱著一個人越過幾棟大樓才能到保健室也是不遠的路途。幸好自己的體力還不錯,勇利低頭看著那個滿臉通紅閉緊雙眼的同學加快了腳步。 


當Omega校醫克里斯托夫·賈科梅蒂正準備拿起自己兩杯剛沖泡好的濃縮咖啡提神時,勝生勇利就這樣抱著一個正在發情的同學碰一聲打開門衝了進來,讓他把其中一杯溢出半杯到地上。


熟練的處理完學生的發情後再與勇利了解了這次突發狀況的過程,克里斯滿意的開口誇讚了一下勇利的應變方式,準備翻閱學生的資料建檔,當他看到學生證上第二性別那欄那個大大的Beta字樣後,眉頭皺成了個川字。

「南健次郎同學,你捏造了你的第二性別。沒錯吧?」

「我......」

「南同學,你該知道偽造性別可能會對你造成的危險。」克里斯看著低頭不敢發話的南健次郎,他從抽屜裡那出幾顆舒緩Omega身體信息素的藥劑,讓他配著水先吞了下去:「如果我們知道你的第二性徵就能有相關的配套措施,也會不像今天這樣。」

「對不起,我每天都有吃信息素隱藏劑控制的......」

「......」克里斯被南健次郎的話給哽了一頓,信息素隱藏劑......喔老天!那多多久年前的藥劑了?這種藥劑不是該在十幾年前就該銷毀殆盡了嗎? 


信息素隱藏劑。就如其名是個簡單粗暴的藥劑,當初的發明只是為了讓某些味道過於濃烈的信息素能夠稍微稀釋,讓其他人敏感的鼻子別那麼痛苦用的。想當年,曾經在某個芭樂劇的劇情裡裡有個Omega主角使用過大量的信息素隱藏劑來假扮成Beta,再靠自己的聰明才智與幹練手段過不了多久便當上總經理、出任CEO、嫁給高富帥Alpha、從此登上人生巔峰!讓這個藥劑在當時可是家喻戶曉,幾乎每個Omega都買了幾瓶屯起來模仿著用。

不過也因為信息素隱藏劑長期使用下來,在體內累積的毒素會迫害到三性別的身體構造,所以政府也就這麼勒令禁止了。


雖然也曾有幾個Omega三不五時會因為假扮Beta突然發情來到保健室求助已經是家常便飯,但沒想到這個同學是每天都在使用,克里斯搔了搔頭,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該知道藥劑獲取的管道,不過看著快要低到地板上的小腦袋後,他決定先要求對方停止使用藥劑。

「南健次郎同學,你以後不能再吃信息素隱藏劑了,這對身體的損害實在太大。」

「不!老師!這樣我就會恢復成Omega......我會不會被退學?」南健次郎緊張地抓著克里斯的醫師白袍,力道大的把平整的袍子掐成一股股皺褶。 


「不會。你只需向學校辦理登記,並且定期服用合格的抑制劑和每個月找校醫回報一次就好。」在一旁都沒怎麼說話的勇利推了推眼鏡說:「現在Omega已經可以上大學很久了,所以你可以不用擔心。」

「因為我們烏托邦的校規可是一律平等。」克里斯點點頭表示同意,並且遞給南健次郎一大包Omega的專用藥劑與一張帶有簽名的證明假條:「這幾天你得好好請假在家裡休息,Omega在發情期的舒緩措施你應該知道不需要我教吧?」

「啊是、是的!」南健次郎結結巴巴的說著:「謝謝您。」

勇利邊拿起了自己和南健次郎皺巴巴的外套邊說:「那麼南同學,待會我陪你去一趟學務處重新登記你的第二性徵吧。」

「好、好的。」南健次郎偷偷瞄著這個面無表情的任課老師,想起對方剛剛抱著自己穿越操場的動作。

勇利老師超帥氣啊!崇拜感覺攀上南健次郎的心頭。



目送走兩人後,終於可以稍微鬆下一口氣。克里斯重新端起那杯有點涼掉的濃縮咖啡,朝著掛著吊簾病床方向說:「這個老師挺可靠的,不是嗎?」

「那當然,他可是我面試進來的。」維克托順手接過那杯濃縮咖啡:「謝謝你,克里斯。」

……這杯可是我要喝的,克里斯翻了翻白眼,又去重新沖泡一杯。


維克托把手指抵在嘴唇上,回想著剛剛那個從沒在自己面前出現過的冷靜表情,覺得有趣的興奮感湧上來,真是令人出乎意料,勝生勇利。

輕啜了一口濃縮咖啡,維克托被苦的吐出了舌頭:「克里斯你泡咖啡的手藝是不是退步了?」

「……」聽到這句話,克里斯現在只想把手中那杯新泡好的咖啡潑到對方那個笑嘻嘻的臉上。
============================================

終於讓勇利帥一把了─=≡Σ((( つ•̀ω•́)つ


评论(2)
热度(31)

© 胖麵包(ゝ∀・)b | Powered by LOFTER